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百億量化私募上演奪權大戰,誰才是鳴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

2021-10-14 10:46:17財經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沁一則顯示為鳴石投資袁宇釋出公告的截圖引爆私募圈。

緊接著,鳴石投資釋出宣告。

旋即,鳴石投資袁宇釋出宣告。

一夜之間,百億量化私募上海鳴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鳴石投資」)高管人員李碩和袁宇爭取實際控制權的事件經歷了多次反轉。而鳴石投資也出現多個產品當月月報、季報未披露的情況。

奪權大戲上演之前,袁宇為鳴石投資的創始人和策略負責人,而李碩為鳴石投資在基金業協會登記備案的實際控制人兼第一大股東。雙方針對誰是鳴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的問題各執一詞。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根據袁宇的最新宣告,雙方甚至上演爭奪公章的戲碼。

目前,鳴石投資已暫停旗下產品申購,產品贖回不受影響。

誰才是鳴石投資真正的控制人?新的反轉是否還會上演?投資人權益何解?

三則宣告

10月13日清晨,一張疑似袁宇寫給公司同事的文字說明截圖引發市場熱議。截圖內中袁宇容提到,近日其與李碩針對鳴石投資的控制權產生糾紛,袁宇被解除再公司的職位及對策略組的管理,觸發「關鍵人條款」(Key Man Clause),鳴石或面臨大量贖回。

10月13日傍晚,鳴石投資在其微信公眾號釋出宣告發布說明公告,公告主要表達了四個重點內容:

其一,鳴石投資不依靠某一兩個核心人物進行策略研發,淡化核心人物在整個投資策略中的影響;

其二,李碩為持股超50%的單一大股東,自公司成立以來便由其控制,且股權結構穩定清晰,從未發生過變化;

其三,袁宇為策略技術部負責人,因舉措不利於公司長久發展,按制度被暫停職務;

其四,14日起暫停公司產品申購,贖回不受影響。

10月13日晚間,袁宇釋出《告全體員工書》,其中顯示:

其一,袁宇才是鳴石的實際控制人,李碩名下關於鳴石的50%股權均為代持;

其二,近期進入鳴石辦公室時發現李碩糾集社會閒散人員佔據公司辦公室的情況,上述社會閒散人員以暴力、人身威脅的方式阻止袁宇進入辦公室;

其三,鳴石公章被社會閒散人員惡意侵佔;

其四,晚間鳴石釋出的宣告不具有法律效力;

其五,保留向李碩等相關責任人追責的權利。

透過這三則宣告,事情的大致原因、經過已然明瞭,不過此次爭奪控制權事件仍有三大問題亟待釐清。

誰是鳴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鳴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0年12月,是中國最早的對沖基金之一,投資範圍涉及股票、期貨、期權等,當前主要策略有Alpha策略和日內策略,主要產品為量化對沖、指數增強系列。

根據鳴石投資最新的官網顯示,鳴石公司由袁宇和Robert Stambaugh共同創立於2010年12月,是一家老牌的量化私募公司。在美國完成研究生學業後,袁宇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Pennsylvania)獲得金融學博士學位。Stambaugh目前在沃頓商學院擔任米勒·安德森和謝勒德(Miller Anderson&Sherrerd)金融學教授。袁宇師從Stambaugh教授,兩人共同將學術研究成果運用於投資領域,合作創立了鳴石。

那麼,李碩和袁宇誰才是鳴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

而根據從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資訊公示的查詢結果來看,鳴石的實際控制人為李碩,其職務為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2010年12月加入鳴石投資。從李碩的工作履歷中可以看到,其在鳴石任職期間也在不同時期就職于吉林市中信出國服務有限公司及無錫傲信投資企業。

在出資人資訊一欄中,李碩的認繳資金比例最高為50%,而袁宇在宣告中提到的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則以35%的認繳比例為鳴石投資的第二大股東。

透過天眼查查詢可得,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於2015年10月24日成立,法定代表人為袁慶和。事實上,袁慶和於2017年5月4日才成為該公司法人,此前公司法人為鳴石投資副總經理王曉晗。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資人也於2018年11月2日進行過股權變更,變更前公司的投資人為袁宇和袁慶和;變更後的投資人名單中增加了李碩、王曉晗和陳紅青的名字。

從公司的實際股權比例來看,天眼查顯示,袁宇為該公司的疑似實際控股人,認繳金額為725萬人民幣,股權佔比為72.5%;李碩的認繳金額為100萬人民幣,股權佔比為10%;王曉晗的股權佔比為7.5%;袁慶和與陳紅青各佔5%。

在此情況下,袁宇和李碩的控制權認定是否可以明晰?

德衡律師集團高階合夥人徐紅亮認為,從鳴石投資的股權比例來看,李碩為控股股東,但控股股東不等於實際控制人。根據《公司法》條216條規定,實際控制人,是指雖不是公司的股東,但透過投資關係、協議或者其他安排,能夠實際支配公司行為的人。如果股權代持協議的內容顯示李碩僅為代持人,則此控股股東不是實際控制人。

因此,要判斷實際控制人應當依據事實認定,而非單純依據工商登記情況來認定。進一步而言,袁宇為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沒有爭議,但是否是實際控制人,無法判斷。

鳴石公章被佔有何後果?

事實上,雙方除了對實際控制權各執一詞,袁宇亦提到,鳴石投資的公章目前被社會閒散人員惡意侵佔。如果事實真如袁宇所言,那麼搶奪公章的危害有哪些?是否構成違法行為?

徐紅亮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便提到,一家公司的正常經營管理,使用各類的印章包括公章、財務章、法人章等,都需按照公司的章程正常使用。搶奪公章行為本身與公司法相悖。無論是股東還是參與公司管理者都不應該暴力搶奪,公章交接雙方應該透過雙方的協商,按照公司章程或者相關的法律規定進行正常的交接。

是否觸發「關鍵人條款」?

第一則和第三則宣告中都提到了「關鍵人條款」問題,是否觸發條款關係到基金運作的未來。在第一則網傳宣告中,袁宇使用的是「已經觸發關鍵人條款」的字眼,而第三則宣告中則提到「可能觸發關鍵人條款」。

那麼什麼是「關鍵人條款」,此次糾紛是否觸發該條款?

所謂「關鍵人條款」是指,當指定的基金管理團隊的核心成員身故或離開基金時,基金將暫停投資或解散並清算。

而關鍵人一般是指在基金募集、專案獲取、投資決策、增值服務、投資退出等重要環節發揮關鍵性作用的團隊核心成員。因此,關鍵人條款通常是私募股權基金有限合夥協議的必備條款。

不過,不同協議對關鍵人條款的規定有所不同,一般而言是指關鍵人在整個基金存續期間不得離開,否則LP(有限合夥人,僅投資資本不參與公司管理)有權要求中止向基金進行出資承諾和後續投資,若未能在規定期限內就替代人選達成協議,基金將解散並進行清算。關鍵人士可以有一名或多名,人數不同也會影響協議的具體規定;若有多名關鍵人,即便其中一人離職,也不一定會對基金運作產生很大影響。

由於目前暫無相關協議細則,加之袁宇和李碩的去留問題待解,因此無法確定是否觸發上述條款。

截至發稿前,網傳袁宇放出松盟公司與李碩簽訂的《股權代持協議》以證事實。如果代持協議屬實,那麼上述行為或與證監會發布的規定相悖。

2021年初,證監會發布《關於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其中第五條明確表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出資人不得有代持、迴圈出資、交叉出資、層級過多、結構複雜等情形,不得隱瞞關聯關係或者將關聯關係非關聯化。

諸多問題之下,投資人的權益由誰保障?相關事件帶來的損失又由誰來承擔?新的反轉是否會再次出現?

經濟觀察網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