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社科院報告:銀行利潤畸高,按國際標準工資應降一半

2021-06-26 16:30:31財經

如果問大家目前哪個行業最賺錢,我相信很多人都有可能想到銀行,畢竟從目前各大銀行的平均薪酬來看,很多銀行的薪酬是非常高的。

我們先來看一下目前銀行業的薪酬情況。

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的2019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分行業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來看,2019年金融業年平均工資達到131405元,這個工資水平在所有行業當中排名僅次於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科技服務行業,以及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排在所有行業的第3位。

而目前金融行業涵蓋的範圍比較廣,這裡面既有銀行也包括信託,基金,證券以及一些民間金融機構,如果單獨從銀行業的角度去看,實際上銀行的平均工資要比13.1萬高出很多。

比如下圖是2019年一些主要上市銀行人均薪酬排名情況。

從2019年各大銀行的人均薪酬來看,大多數銀行人均薪酬都達到30萬以上,個別銀行甚至達到50萬以上,比如平安銀行人均薪酬60.02萬,浙商業銀行人均薪酬59.64萬,招商銀行人均薪酬55.84萬,杭州銀行人均薪酬51.95萬,江蘇銀行人均薪酬51.34萬,南京銀行人均薪酬51.3萬,這麼高的人均薪酬是其他行業可望而不可及的。

社科院報告:銀行業利潤畸高,參考國際標準銀行工作人員工資可以降一半。

對於銀行業的高工資,一直以來很多人都頗有微詞,畢竟銀行業它本身不生產東西,只是作為一種中介,它的主要服務物件是實體,但如今實體經濟利潤比較低,而銀行業利潤卻非常高,所以很多人都有一些爭議。

比如前幾天《財經》雜誌社刊登了社科院的一份報告,標題為「中國銀行業利潤畸高,可向實體讓利近萬億元」。

這篇文章比較長,這裡面提到了幾個點可能是大家比較關心的。

1、中國金融服務「太貴」,其他部門為金融服務支付的成本高。

社科院在這份報告當中提到,透過跟其他國家對比,中國金融業過於昂貴。

比如2017年-2019年,中國金融業增加值在GDP中佔比的均值7.8%,不僅超出了同等收入水平的國家,也超出了金融業更加成熟的發達國家平均水平5.1%,比如目前德國金融業佔GDP的比重只有4.18%,日本金融業佔GDP比重只有3.76%,這說明中國的非金融部門向金融部門支付了昂貴的費用。

2、銀行業從業人員工資偏高,參考國際標準可以降一半。

社科院在這份報告當中提到,我們用銀行業人均薪酬/人均GDP反映該國銀行業從業人員的相對薪酬水平,中國銀行業從業人員的相對薪酬平均約為5.0,遠高於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2.3,如果按照發達國家平均標準,中國銀行從業人員的工資要下降一半!

那銀行業工作人員工資是否應該下降呢?

對於銀行業高工資高福利,一直以來很多人都有意見,畢竟過去十幾年銀行業的日子過得太滋潤了,而銀行的這種高利潤是建立在中國大陸發展紅利的基礎上的,一方面是過去幾十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非常快,大家對金融業的需求大幅增加;另一方面是過去十幾年是中國大陸房地產快速發展的十幾年,居民住房貸款以及開發商開發貸成為了銀行穩定而重要的利潤來源。

但是銀行高利潤的背後,肯定是有很多人為他們這種高利潤買單,比如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大家的房貸利率比較高等等,比如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大陸個人住房貸款的平均利率為5.42%,而發達國家的房貸利率平均水平只有1.5%,相當於中國大陸個人住房貸款利率是發達國家的3.6倍左右。

也正因為如此,很多人都希望銀行能夠降低利息,同時把金融業覆蓋更多的小微企業,從而降低社會經濟的融資成本。

那銀行降低利息向實體經濟讓利的空間從哪裡取出來呢?很多人都認為應該從銀行工作人員的工作水平擠出來,畢竟目前銀行的工作人員工資水平確實比較高,把這些工作人員的薪資福利待遇下降之後,就可以向實體經濟讓利一筆很高的費用。

比目前中國大陸有4000多家銀行,假如平均每個銀行能夠少發2個億的工資,那麼就可以向實體經濟讓利8000個億以上!

不過這或許只是大家的一種願望而已,從實際情況來看,銀行是不可能降低工資福利待遇的,一方面是對那些薪酬水平比較高的管理人員來說,他們是不可能主動降低薪酬的;另一方面從實際情況來看,大多數銀行的基層員工工資水平其實都比較低,沒有讓利空間。

雖然銀行的人均薪酬非常高,但是銀行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崗位,不同的支行網點工資水平差距是比較大的,比如對那些偏遠地區的支行網點來說,普通的櫃員、大堂經理一個月的工資只有四五千塊錢都很正常,他們這些人的工資跟銀行的平均薪酬差距是非常大的,所以他們已經沒有讓利的空間。

因此從整體來看,讓銀行降低工資只是大家的一廂情願而已,並不具有可行性!

想要了解更多社保知識請在文章下方留言,我儘可能的會給予相關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