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海南自貿港背景下的三亞,一個新機會的崛起

2021-06-18 15:03:28財經

中國的商業機會,往往跟政策的重大變化產生緊密的聯絡。換句話說,能敏銳感受到政策變化的影響,是企業家商業嗅覺的一部分。

一週前,全國人大透過了《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當坊間還在議論新法案的出臺意義和內容亮點之時,我注意到,一家業內排名前列的私募基金,把公司遷址到了海南。

有的朋友啊,就是跑得比記者還要快。

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意義,恐怕將遠超過當年的海南特區。國家層面的立法,為海南更高層次的開放,提供了制度保障。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經濟發展到現在的水平,需要出現一個高標準的自貿港,來連線中國和世界,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的「外迴圈」。

在我們大多數人的認知中,海南是一個旅遊的地方,你甚至想象不起來,除了旅遊,海南還有什麼別的支柱產業。

但是很快這個印象會被改觀。

自由貿易港帶來的經濟發展正規化轉變,將讓我們看到海南在中國經濟中的特殊位置。海南的跨境貿易和電子商務、離岸金融、總部經濟和研發中心、全球物流和航運節點,以及郵輪中心等等,都會因自貿港的建設,變成它經濟發展中比較優勢的一部分。這種轉變是海南面臨的前所未有的機會。

任何機會,都需要一個載體來實現。從全球經濟體競爭的歷史來看,區域經濟之間的比拼,載體往往都是超級都市。在海南自貿港的發展中,三亞的位置則顯得尤為重要。一個高水平的海南自貿港,必須對應一個高度發達的經濟和金融中心。這個中心,非三亞莫屬。

金融是經濟活動的高階形式。當那位朋友的投資公司落戶海南的時候,我才發現,到今年4月份,國內已經有80多傢俬募股權投資機構落戶在海南的三亞中央商務區。國內前十大公募基金已在園區註冊4家,真格基金、和玉資本在三亞CBD設立了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

真是春江水暖鴨先知。

三亞中央商務區(CBD),是海南11個自貿港重點園區之一。從地理位置看,三亞CBD是海南自由貿易港唯一一個位於城市核心區,建設空間全部依靠舊城改造實現的園區。

對於金融和投資機構來說,集中落戶在三亞CBD,一定是看到了別人沒有看到的巨大機會。

我們可以來一個三亞大猜想。在不久的將來,也許十五年內,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那麼除了上海深圳這些在岸金融中心外,中國還需要若干個離岸金融中心。

正如英美法系經濟體擁有BVI、開曼、百慕大、澤西島等離岸金融中心一樣,中國與世界其他經濟體的交流,透過哪個載體來實現?目前處在最恰當位置上的就是海南三亞。

英美法系的離岸金融中心,擁有成千上萬的金融機構,數不勝數的投資公司和企業總部,管理著上萬億美元的離岸資產。對應的,未來的三亞,在量級上是不是也應該有著數十萬億的人民幣離岸資產,成百上千的金融和投資機構,以及不勝列舉的跨國公司總部呢?一個背靠全球最大經濟體的成功的海南自貿港,它的金融中心,顯然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這麼來一看,那些目前已經落戶到三亞CBD的公司,可以說是正好踩在了時代紅利的最前沿了。

三亞CBD的建設,是三亞從旅遊城市走向金融中心的起點。三亞能不能幹好金融中心,考題擺在了面前。從資料上來看,三亞的第一步走得很踏實——2020年,三亞CBD實現稅收14.51億元,新增企業689家,完成固定資產投資82億元,完成年度投資計劃的120.9%。截至5月25日,三亞CBD入園企業已達1259家,其中,世界500強企業14家。

這種企業入駐的速度,讓我想起了河北雄安新區。一南一北,兩個崛起的都市正交相輝映。

三亞CBD建設的場面,也彰顯著中國「基建狂魔」的特質——二十幾個專案同時在建,熱火朝天,頗有一種時不我待的感覺。

在如此眾多的專案中,一個總投資超過50億,佔地面積5.77萬平米,集商業街區、辦公、SOHO以及自持物業為一體的世茂三亞國際金融中心尤其令人矚目。專案部分商辦產品為世茂自持,僅僅限量建面約100-300平米商務辦公和48-274平米臨街商鋪對外出售,可見世茂之充足信心。世茂集團作為全國TOP8房企,總資產規模超5897億,進駐了全國超過100個城市,打造460多個臻品專案,已經貢獻了近三十個200米以上的城市地標。

世茂集團的龐大手筆,是基於對三亞CBD未來前景的全面押注。而專案的建成,則給三亞樹立起了一個顯眼的城市地標,也將成為海南自貿港的代表作品。

中國任何一個地區開放的政策,拉長了時間來看,都會發現效果異乎尋常,遠超預期。蘇州工業園區建設二十餘年,再造了一個蘇州。浦東新區開放三十年,GDP達到上海全市的三分之一。深圳特區四十年,把一個漁村建設成了一個現代化社會主義大都市。

再過十年、二十年,三亞會是什麼樣子呢?我們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