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財經

「百年一遇」妖股背後的金融魔術手

2022-08-08財經

30秒快讀

要論大妖股,還得看大洋彼岸的美股。尚乘數科美股上市半個月,股價漲了200多倍,又連續三日跳水腰斬再腰斬。這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玩的就是心跳。
妖股背後的蔡誌堅浮出水面。他是一個遊走於頂級華人企業家圈子的金融魔術手,不僅和李嘉誠家族「曖昧不清」,也跟小米、中民投等頗有淵源。
營收不過2億元,市盈率高到離譜?其實,你只要看透蔡誌堅和尚乘數科的牌碼,就能明白這場魔幻的金融遊戲不過是一場資本共謀。

作者楊文

編輯六耳
來源創頭條

受制造業降溫、通脹高企等影響,美股萎靡不振。一眾中概股「老兵」都難抵頹勢之時,一只「名不見經傳」的妖股卻逆勢瘋漲200多倍。

市值從30億美元直接暴拉至2035.5億美元,讓華爾街領略了這股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然而,自8月3日起它的股價又連續三日跳水,腰斬再腰斬。

資本市場不缺妖股,這麽邪門的股票卻並不多見。這只股票就是尚乘數科(HKD.US),證券程式碼「HKD」與港元同名。

如果你對它「百年一遇」的股價背後的玄機感到好奇,那或許是你不了解它背後的男人——蔡誌堅,一個遊走於頂級華人企業家圈子的資金魔術手。

-1-

與中民投的「愛恨情仇

2020年8月,熱鬧的香港中環街頭掛著一面橫幅,顯得格外紮眼。上面印有一張黑白人像照片,旁邊寫著「金融詐騙」四個大字。

掛起這面橫幅的是中民投的代表人士,控訴的物件直指一名香港明星投行家——蔡誌堅。「父子聯手盜取股民巨額資金,血腥詐騙,讓投資人血本無歸」,呼籲其向香港證監會和香港廉政公署自首。

蔡誌堅何以從香港金融圈的寵兒變成中民投口中的「騙子」呢?

1978年蔡誌堅出生於香港,12歲隨家人移居加拿大。蔡誌堅很會讀書,離開香港前是喇沙書院的全能學生獎學金得主,去加拿大以後先後考入新月學校和滑鐵盧大學的會計學專業。

2001年畢業後回國,人生更像開掛了一樣。先是入職普華永道香港和北京辦事處,主導或參與了許多中資銀行以及外資銀行在華的年度審計,其中包括交通銀行、中國銀行及中銀香港、中國民生銀行、摩根大通中國。

之後又輾轉於花旗和瑞銀,成為香港有名的投行家。

後來,蔡誌堅憑借著普華永道和瑞銀這兩段工作經歷,結識了他人生中的「貴人」——中民投的董事長董文標。

2015年中民投旗下的中民國際與瓴睿資本集團聯手投資尚乘集團。蔡誌堅為這次投資交易牽線搭橋,很得董文標賞識,兩人關系從此非同一般。應董文標之邀,蔡誌堅加入中民投,出任中民投集團總裁高級助理、中民投香港國際總部負責人,並作為中民投的代表加入尚乘集團擔任董事長兼總裁。

前中民投高管表示,尚乘集團當時的角色類似中民投的殼公司,透過承接中民投的一些錢作為通道再投出去。中民投曾委托給蔡誌堅及尚乘集團數十億資金做投資管理,最後卻血本無歸。隨著中民投債務危機爆發、董文標卸任,中民投開始向蔡誌堅追討這筆錢。

一位了解蔡誌堅的人曾說,蔡誌堅就是個魔術手,錢變來變去,最後都變到他那裏去了。

對於中民投提出的挪用資金、涉資數十億元指控,蔡誌堅回應稱,從未擔任過中民投集團或其下屬控股子公司的法人代表或授權人士,亦從未擁有任何銀行帳戶的授權,或資金調動授權權。

蔡誌堅更表示,中民投香港國際總部不是一個公司或營運體,沒有任何資金註入、沒有任何員工或下屬在職人員,而他並沒有從中民投收取過任何形式的計畫或績效分紅或者股權激勵。

更是有知情人向媒體透露,尚乘集團董事長蔡誌堅今年疑似為躲債離開香港。2022年3月至4月期間,他曾身處新加坡。

蔡誌堅不僅深陷追債泥潭,還有老東家蓋章的「劣跡」。

蔡誌堅在瑞銀期間就多有違規。2014至2015年他作為銀行家參與了兩個計畫,其中一個是擔任新特能源IPO的主要代表,但是並未申報其父母在該公司上市前突擊入股金額超7億港元。這相當於內幕交易。經過一年多的調查及申訴,香港證監會於2022年1月14日向其發出【決定通知書】,裁定蔡誌堅有披露及公平對待、利益沖突兩項違法行為,並對其做出禁業兩年的處罰決定。

不過,蔡誌堅不服上述判決,提起上訴。這個上訴案件將於今年底上會。

-2-

遊走於頂級大佬之間

蔡誌堅不僅擅長資本騰挪,拉關系、搞包裝更是一絕。

蔡誌堅曾在瑞銀兼任全球家族辦公室亞太委員會委員,為瑞銀集團亞太區私人銀行和財富管理業務中最頂級的客戶群——亞洲家族辦公室客戶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務。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由此跟香港原生的一些家族辦公室有著密切的聯系。除了李嘉誠家族外,還有恒地集團、新鴻基集團以及富豪酒店等大家族。

尚乘數科這場資本狂歡,多多少少也沾了李嘉誠的光。

尚乘數科的母公司是尚乘國際,尚乘國際又是從尚乘集團拆分出來。而尚乘集團與李嘉誠頗有淵源。

2003年,李嘉誠的長江和記集團聯合澳洲聯邦銀行共同創立了尚乘集團,起初只是一家為購房者提供按揭貸款的財務公司。2014年,尚乘集團引入新股東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股權投資基金(MSPE),李氏家族逐漸淡出,不參與其日常管理營運。

2016年,蔡誌堅擔任尚乘集團掌門人。短短五年內,尚乘集團搖身一變,轉型成為橫跨金融、教育、地產等多元業務的綜合性財團。

雖然李嘉誠已隱身其後,但蔡誌堅深知「背靠大佬好乘涼」的道理。時至今日,尚乘集團的官網上仍高懸著長江實業的名號,再加上李嘉誠是尚乘集團的創始股東,外界一度認為尚乘數科是李嘉誠旗下的「孫」公司。

這次尚乘數科股價飆漲,媒體紛紛表示,李嘉誠發了一筆橫財。這讓長江集團坐不住了,迅速與尚乘系劃清界限。

8月4日,長江集團澄清,目前長江集團持有尚乘集團的股份不及4%,正在洽談出售這些股份。長江集團旗下公司沒有直接持有尚乘數科之股權,亦與該公司沒有任何業務往來。

這可真是「沒關系也要蹭點關系」。

蔡誌堅不僅在香港混得風生水起,業務更是伸向內地,其中緣分最深的當屬小米集團。

2018年,小米擬在港股上市,尚乘集團獲得小米在港上市的承銷資格,蔡誌堅也成功與小米扯上了關系。2019年,尚乘集團和小米金融合資設立洞見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現為天星銀行),並獲得了香港金融管理局辦法的虛擬銀行牌照。

此後,小米集團入股尚乘基金成為其戰略投資者,後基金將其名稱改為「尚米基金」。

此外,蔡誌堅早年還透過尚乘集團參與青島銀行戰略投資成為公司非執行董事。同時,據工商資訊顯示,蔡誌堅還是中國太平洋保險(香港)公司投資的深圳中保尚乘保險經紀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長。

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營運公司亦是如此。

為了裝點門面,尚乘集團專門設立了一個類似智庫的全球咨詢委員會,蔡誌堅還特意拉來了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校長Feridun Hamdullahpur、普華永道前合夥人容顯文和王銳強,以及花旗銀行投資銀行業務前亞洲區主席梁伯韜為其月台。這可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算是把人脈用到了極致。

甚至政商界名流也成為他的座上賓,例如香港美心集團創始人的長女、全國政協前常委伍淑清,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經的競選辦公室副總經理單日堅,以及香港金管局銀行監理處前處長劉雪樵等。

蔡誌堅長期遊走於各界頂級大佬之間,如今又憑借這出拿手好戲讓尚乘數科一鳴驚人。果然「好風憑借力,送他上青雲」。

-3-

大有玄機的金融遊戲

打著李嘉誠的幌子,各界名流月台,股價史詩級暴漲,然而尚乘數科真的能撐起這頂天的市值嗎?

尚乘數科號稱是「亞洲領先的綜合數位解決方案平台」,業務雖然包括四大板塊,但真正賺錢的就倆:數位金融服務和蛛網生態解決方案。

數位金融服務聽起來「高大上」,其實就類似於支付寶,透過智慧型手機以及行動網際網路提供金融服務。而且這類服務真正吸金的是移動錢包APP,這家公司卻沒有任何流量入口。

尚乘數科還在招股書中聲稱「擁有亞洲最稀缺的數位金融牌照」,但真正落地的只有「保險經紀牌照」,剩下的幾個金融資產和牌照,還在等待新加坡金融監管局的批準。好家夥,這是典型的「畫大餅」——「拿未來的牌照,圈今天的錢」。而且就算這些稀缺牌照到手了,對應的營收也不超過6%。

另一項掙錢的業務就是「蛛網生態解決方案」。乍一聽「不明覺厲」,其實就是「付費朋友圈」,「透過會員費計劃,為企業客戶提供了對尚乘蛛網生態系及其他知名企業成員、知名企業高管和合作夥伴的獨家存取權」。

尚乘數科業務涉嫌故弄玄虛,營收卻難以遮掩。

招股書顯示,在2019年—2021年三個財年中,尚乘數科營收分別約0.15億港元、1.68億港元和1.96億港元;期內利潤分別為0.22億港元、1.58億港元及1.72億港元。

雖然公司營收、利潤增速均較快,利潤率也高達87%以上,但是與兩千多億美元的總市值比起來,就好比一根牙簽托起一頭大象,一不小心就會「檣櫓灰飛煙滅」。故事講的再好,沒有業績支撐,都是海市蜃樓。

與此同時,尚乘數科的市盈率更是讓人「俯首稱臣」。

經歷半個月的大漲,截至8月4日,尚乘數科的市盈率來到了8887.92倍,而美國金融巨頭摩根大通市盈率為8.96倍,摩根士丹利的市盈率也僅為11.35。

在沒有漲跌停限制的美股,從不缺一飛沖天而又砸到谷底的故事。

2021年1月國內電子煙龍頭企業霧芯科技在紐交所上市,首日爆拉145%,市值直接飆升至458億美金,市場給到了3000倍的市盈率。但最終難逃「跌跌不休」的結局。目前,霧芯科技被打回原形,市值僅剩24.15億美元,市盈率也僅為5.11倍。

很多股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十倍股,而尚乘數科17天暴漲200倍,一覺醒來還清了房貸。

尚乘數科這股價如此之妖,必然激起散戶做空的興趣。想做空,卻是No Way!

8月2日尚乘數科幾個小時漲了幾百億美金,換手率卻只有0.19%,高度控盤,籌碼集中,想做空?連票都借不到。

業內人士表示,按照公司1.85億的總股本,1%也將近200萬股。但上市以後每日交易量只有幾十萬股,公司股東或者關聯交易方的可能性很大。再加上當前市場缺乏賺錢熱點,短炒資金進行集中炒作。

看透了蔡誌堅和尚乘數科的牌碼,才有助於明白這場魔幻的金融遊戲不過是一場資本共謀。

想要擊鼓傳花找接盤俠,最終大機率要「賠了夫人又折兵」。畢竟股民也知道「吃一塹長一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