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財經

美國或將嗅到債務危機,越南經濟或將成為犧牲品,685萬億撤離

2022-08-08財經

8月8日,美聯準理事鮑曼表示,美聯準應該考慮在未來的會議中多次加息75個基點,直至通脹受控(言外之意現在通脹預期已經失控),以便將高企的通脹率重新降至美聯準的目標,繼續發出貨幣強音。

據CME「美聯準觀察」在8日公布的數據,美聯準到9月份加息50個基點的機率為32%,加息75個基點的機率為68%。

雖然,華爾街目前預測7月CPI增速將從此前的40年高位9.1%降至8.9%,但美國在上周公布的7月非農就業數據增長意外加速,可能使美聯準繼續大幅加息,降低了對美聯準在2023年第一季度降息的押註,甚至,市場還出現了9月22日美聯準利率會議前再臨時加息一次的傳言,正如下圖所示,美聯準加息預期激升。

同時,如果8月10日即將公布的7月CPI數據意外超預期,或將進一步提振市場對於美聯準9月加息75個基點的擔憂,這也意味著重新處在高位的通脹再次加快推動美聯準加息路徑,引發對美國債務危機爆發的擔憂,美國或將嗅到債務危機。

要知道,當通脹持續位於40年高位且屢次創新高時,對美國消費者不是好事,但對美國聯邦來說實際上是對沖了美國債務成本和虛增GDP總量,但當美聯準不得不需要多次以3倍速度加息馴服通脹以挽回信譽時,副作用是目前壓在美國身上的債務危機就會提前來到,並可能引發經濟衰退,這實際將會讓其很快失去救助自己不斷膨脹債務的能力。

因為,隨著基準利率持續攀升,又會制約消費水平胡生產率,企業利潤和服務業指數就會下降,使得美國財政失去增長的動能,同時,美國支付的債務利息成本就會迅速增加。

正如下圖所示,隨著美國債務總額激增到30.6萬億美元,目前正以每小時約9000萬美元的速度在增加,這也使得美聯準越來越擔心過激的加息行為將會提高美國聯邦債務利息成本支出,增加爆發債務危機的風險。

美媒Zerohedge在8月7日援引的數據顯示,如果美國聯邦債務在2022年底達到33萬億美元,利率提高到接近歷史正常水平4%(預計到年底會升高至3.95%),那將意味著美國聯邦在接下去的兩年內每年為此支付的債務利息將達到1.32萬億美元,債務負擔將在2023年達到GDP的135%(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報告)。

很明顯,美國加息已經推高了美國的借貸成本,引發了2022年至今美國金融市場的持續拋售,收縮美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

惠譽在7月29日發表的報告中強調美國「舉新還舊」的債務經濟模式將受到信貸和融資成本上升的挑戰,具體請參考下圖,美國銀行對美聯準縮表與償還利息成本之間的預測。

當然,也有讀者告訴我們稱,美國只要印錢就能避免債務危機出現的可能,但這樣的副作用就是勢必會對美元的地位和價值造成長久的影響,這一點聰明的美聯準心知肚明,因為,整個美國經濟都建立在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基礎上,這是美國經濟得以運轉的秘訣之一,一旦美元突然有一天失去了貨幣地位,那麽它就結束了,所以,這也意味著對於美聯準來說挑戰可能才剛剛開始。

所以,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麽去年美聯準一直堅稱「通脹是暫時的」的原因了,而這也是目前讓美聯準在控制通脹和以多大力度收緊貨幣政策上感到很為難的事,所以,此時美聯準怎麽辦?答案很明顯,在美國或將嗅到債務危機的背景下,美聯準將會隱蔽把高通脹和債務負擔風險轉嫁出去,同樣美國企業也會將更高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美聯準理事沃勒在8月2日發表的講話為我們提供了註腳,他表示,「美聯準在制定貨幣政策時不會考慮對其他國家的溢位效應「,那麽,這對全球市場意味著什麽?

這也意味著美國激進加息和縮表風暴正在對那些經濟單一、高通脹、外債高企及外儲短缺的市場造成沖擊,這也使得近一個月以來,斯裏蘭卡、孟加拉國、巴基史坦、加納、坦尚尼亞、衣索比亞向IMF求援,而斯裏蘭卡更是成為第一個宣布破產的國家,但事情到此並沒有結束,目前的市場數據顯得更加隱蔽。

據彭博社在8月6日釋出的報告稱,在美國貨幣政策激進收緊下,越南、印度、巴西、埃及、印尼、墨西哥這六個國家的經濟和金融市場可能已經陷入美元債務陷阱之中。

美媒CNBC在8月7日援引的數據還顯示,截至7月31日,被稱為網紅股市的越南VN30指數盡管在7月反彈了10%漲幅,但今年以來仍下跌近17%,逆轉此前兩年的大漲30%以上趨勢,2022年上半年,越南市場基準VN指數下跌了20%以上,比峰值1500點下跌了25%。

據VinaCapital在8月4日釋出的報告分析稱,美聯準6月份首次激進加息75個基點後,越南市場開始加速下行,現在的問題是,隨著美國通脹在6月份創下9.1%的新紀錄,使得美聯準在接下去的幾個月內再次開啟75個基點大幅加息預期的增強後,2022年接下去幾個月,越南市場的大幅下挫的景象或將再次出現,這意味著此輪美元緊縮周期對市場的吸籌效應正在持續顯現,使得越南市場拋壓仍強勁,一些國際投資更是不再重新返回。

與此同時,作為越南最大出口市場的美國經濟走向衰退,也可能會對越南的出口和經濟增長造成重大困境,並進一步影響到越南上市公司的收入和收益,這就是為什麽一些嗅覺靈敏的國際資金持續從越南市場中悄然撤離的原因,另外,最近越南散戶投資者情緒低落的部份原因還包括越南當局從3月底開始打擊某些越南上市公司的不合規行為。

數據顯示,越南金融市場正處於一個不可預測的時期,分析師認為市場尚未觸底,自從今年4月初開始暴跌以來,外國投資者已經合計撤離了高達685萬億越南盾的金融證券資產,幾乎是2021年同期的3倍,以防止越南VN指數大幅縮水後進一步虧損,另據越南外國投資局在8月6日的報告,越南企業今年前七個月向國外企業投入的投資資金也大幅暴跌了32%至2.9億美元(6月和7月有小幅回升)。

對此,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也在8月7日發表文章中分析稱,考慮到,越南無法應對美元借貸成本的持續上升,越南經濟很有可能成為被美聯準激進式加息和美國經濟衰退後將被美國收割的犧牲品。

該美媒認為,美國經濟在控制通脹預期失控、能源價格高企及本土制造成本高昂等多個壓力交織下,為了轉嫁自身爆發債務危機的風險,已經提前開啟了收割越南經濟的過程,這也就是說,一旦美國經濟增長或越南經濟的宏觀環境出現問題,那麽,越南受到的外部環境影響就會成倍地放大,或存在持續衰退風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