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趙慶明:解構7月份金融資料,或已出現企業有效融資需求不足

2021-08-12 12:18:23財經

1、M2增速出現回落,符合規律和預期,但是宏觀槓桿率收窄是不是有過早過大之嫌?

7月末, M2餘額230.22萬億元,同比增長8.3%,與市場預期一致,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個和2.4個百分點。

因為年中往往存在銀行衝點行為,所以6月份M2增速會比5月份以及後面的7月份都高,所以,今年7月M2同比增速比上月回落0.3個百分點符合規律,也在市場的預期範圍之內。

這裡想問的一個問題是,儘管此前官方一直說維持槓桿率的基本穩定,但是今年以來宏觀槓桿率相對於去年是明顯下降的,在當前宏觀經濟增長仍不夠穩固的情況下,宏觀槓桿率如此大幅度去化,是不是有點兒過早過大了?

2、問一個問題,M0餘額增加來自哪裡?有關部門是不是該對此做些深入研究?

流通中貨幣(M0)餘額8.47萬億元,同比增長6.1%,當月淨投放現金371億元。

對於近年來M0餘額整體上持續增加,我本人一直存在疑惑,且無法理解,因為在第三方支付如此發達、大量替代現金支付且替代率逐步提高的情況下,M0餘額至少不應該增加。我本人今年從未取過現金。據我在銀行營業網點的觀察看,無論是櫃檯還是ATM,取用現金的個人非常少。此外,據我本人購物時的觀察,哪怕是早市,微信和支付寶支付都是最主要的支付方式,用現金的個人非常至少,無論年輕人還是退休後的老年人。

這種情況下,流動中的貨幣不減反增,實在令人費解。在當前大資料的支援下,是不是應該分析一下都是哪些個人和企業在增加現金的使用呢?

3、從新增貸款看,居民購房熱已經明顯降溫,但是企業貸款增加存在衝點嫌疑,非銀金融貸款是新增貸款的最大來源。

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8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905億元。單從總量上看,不錯。但是解構來看,不算樂觀。

首先,住戶貸款-3519億元,其中,短期貸款-1425億元,中長期貸款-2093億元。中長期貸款大幅少增,說明抑制居民購房熱已經發揮作用,但是短期貸款少增逾千億,說明居民消費熱情不高。

其次,企業貸款增量主要來自票據融資,而中長期貸款大幅少增,說明企業投資熱情不高,而增量主要靠票據融資支撐,或說明基層行為了完成任務而用票據貼現充數。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1689億元,其中,短期貸款-156億,中長期貸款-1031億,票據融資+2792億。

此外,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2044億元,是總量多增905億元的兩倍有餘。

4、社融增量少增,政府債券融資貢獻最多。

2021年7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6362億元,主要來自三個方面,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1830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1186億元,政府債券淨融資-3639億元,三者合計-6655億元。企業債券淨融資+601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277億元。

政府債券融資大幅少增,一方面與今年以來財政收入超預期增長有關,另一方面地方基建投資不振,資金需求不足。

基本結論:或已出現企業有效融資需求不足跡象

今年1-7月,累計新增社會融資規模為187957億元,比去年同期-37299億元,其中,政府債券-17227億元,由此倒退不含政府債券的累計新增社會融資規模-20072億元,這主要有三塊貢獻,其中,信託貸款-6148億元,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5101億元,企業債券融資-17789億元;另外,同期,新增人民幣貸款、委託貸款、非金融企業股票融資等合計+7684億元。

1-7月,非金融性公司及其他部門貸款(簡稱「對公貸款」)累計增量為88034億元,比去年同期-2311億元。再加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企業債券融資少增部分,由此可以測算出,今年1-7月,企業融資累計新增額比去年同期-25201億元(口徑有縮減)。

企業融資規模同比大幅少增,部分來自被動壓縮,部分可能由於有效融資需求不足。企業融資如此大幅少增,從源頭上看,可以分為三部分,一部分與房地產融資受困「三條紅線」有關;第二部分與債券去年下半年債券違約增加,今年被動減少債券融資有關;第三部分,可能是企業自身的融資需求不足,尤其是結合7月份資料,當月對公貸款儘管增加了1689億元,但這是靠票據融資的增量2792億元實現的,扣除此項,對公貸款少增1103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