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財經

時隔五年博納IPO回歸,影視股迎來「救市」強心針?

2022-08-08財經

作者| 桃樂絲

影視資本市場終於迎來了一個確鑿的好訊息。

公開訊息顯示,7月28日,證監會官網釋出【關於核準博納影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批復】,核準博納影業公開發行不超過2.75億股新股。資訊顯示,本次發行股票應嚴格按照報送證監會的招股說明書和發行承銷方案實施,本批復自核準發行之日起12個月內有效。

這段訊息用白話的方式理解就是:從2017年10月,博納影業首次向深交所送出上市申請材料,試圖登陸A股,到2022年7月,歷時5年,博納影業終於獲得了A股的準入資格。

實際上,2020年11月證監會就宣布博納影業IPO順利過會,站在了A股市場的門檻上。但是當時被A股市場的門檻絆倒的公司太多了,從新麗傳媒、開心麻花到和力辰光等,公眾不敢掉以輕心。

直到現在證監會的核準通知正式公布,博納影業登陸A股市場已經是木已成舟,影視行業才終於開始慶祝這個好訊息,期待影視資本場或許將出現新的變數。

避開風暴區的博納,終於登陸A股

回溯博納影業奔波在A股城墻外的這五年,會發現博納影業被動地成為影視資本場的替補選手,卻正好在行業動蕩之時保存了基本實力。

根據博納影業2020年的招股書,2017年-2019年,博納影業營收保持著增長趨勢,分別實作營收20.0億、27.8億、31.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99億元、2.64億元和3.15億元。

而這三年也是國內電影產業從高歌猛進轉向至暗時刻的節點,影視公司在快速膨脹裏遭遇了冰點。

2018年是最明顯的一年,陰陽合約、天價片酬、霍爾果斯大整治、收視率造假等一系列事件爆發,行業動蕩不安。萬達影視、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等影視公司們的財報慘不忍睹,虧損近半數,往年的常勝將軍凈利下滑。

華誼兄弟被視為當時影視資本場上一個跌落的典型。華誼兄弟2018年凈利潤為-9.86億元,是自2009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凈利潤巨額虧損,且是斷崖式下跌。曾經身處資本金字塔尖的上市公司,一瞬間陷入資本危機。所有人都意識到,資本寒冬來臨了,電影行業加速洗牌,A股變成了一個大漩渦,上市公司們被卷進了暴風眼,開始進行大逃殺。

情況也確實如此。2019年即便電影市場上出現了【哪咤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爆款作品,掀起了商業主旋律電影、動畫神話電影、國產科幻等型別浪潮,但是A股影視公司卻沒有完全摘得紅利,光線傳媒利潤同期下滑,北京文化巨額虧損,甚至引起了後續一系列高層爆雷、財報造假等惡性事件。

而行業動蕩的這兩年,博納影業幾乎隱身在風暴之外。2010年9月,博納成為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影視企業,但因市值被低估,股價與同期國內上市的華誼、光線相比,表現不力,於2015年決定私有化。2017年10月,博納影業首次披露深市主機板招股書,正式開啟回A長跑。在這之前,博納影業進行了兩輪融資。第一輪是引入了頭部公司資本,2016年12月,博納影業完成25億元融資,投資公司包括了阿裏影業、騰訊、中信證券、國開金融等多家巨頭機構。

第二輪融資博納影業繫結了明星資本。2017年3月,博納影業又實作了10億元融資,引入張涵予、黃曉明、章子怡、陳寶國、韓寒、黃建新、毛俊傑等明星股東。更值得註意的是,萬達院線以3億元入股博納,公開數據顯示,在這輪融資之後,博納影業整體估值已達160億元。

這或許算是一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行為,在行業開始下行之前,博納影業在A股市場之外囤積資本糧草。

從歷程來看,博納影業的A股回歸之路並不順利。在向深交所送出了申請資料之後,2019年7月博納影業IPO因為審計機構影響,稽核狀態變成了「中止審查」,進入了漫長等待期。再次蟄伏一年後,2020年8月,博納影業再次遞交招股書,終於在11月順利過會。

但在2015年橫店影視、金逸影視、中廣天擇三家影視公司成功登陸A股之後,A股市場整體緊縮,影視公司少有過會。2018年華視娛樂、新麗傳媒、開心麻花、和力辰光四家影視公司陸續中止IPO。要麽選擇借殼上市、尋找金主,要麽選擇轉戰港股等其它資本場。

而從美股回歸的博納,像個「資本原教旨主義」,堅持自己完成IPO。博納影業董事長於冬在接受媒體的時候表示,「博納不借殼,不走捷徑,就老老實實排隊IPO」「我們一家家店開,一部部電影拍。時間會證明我們這麽多年深耕行業、圍繞電影主業發展的道路是正確的」。

這些話確實被一一實作並驗證了。2020年到2022年,博納影業屬於少數幾家還在對國產電影市場持續輸出並完成票房收割的公司。國產電影市場上其參與出品的【長津湖】【中國醫生】【我和我的家鄉】等主旋律電影是重要的票房助力。

2020年上半年,博納影業營業凈利潤達到5836萬元,歸母凈利潤2795萬元,扣去政府補助等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為793.11萬元。這個數位並不算搶眼,但是放在整個大環境裏橫向對比,情況已經算不錯。2020年Choice數據統計了24家A股影視公司中營業情況,有19家公司在2020年凈利潤為虧損,虧損率接近80%。

到了現在,影視公司們依舊在疫情影響下掙紮求存,回血艱難。據紅星資本局統計,22家上市影視公司中,13家一季度凈利潤出現虧損,17家凈利潤出現下滑,其中10家下滑振幅超過了100%。

博納此時登陸A股,是一次提振,巨頭入場,給整個行業一種柳暗花明的希望。

「新血」紛紛入場,影視股們的春天來了嗎?

實際上,今年影視資本上的動靜有點多,不少影視公司的資本行程都在急速推進,尤其是在港股市場。

僅7月而言,包括博納影業在內,有三家影視公司都釋放出明確的上市訊號。7月18日,影視公司耐看娛樂二度向港交所遞交申請,同期7月20日,檸萌影業透過了港交所聆訊,隨後就是7月底,獲得申請核準的博納。

在此之前,4月檸萌影業在港交所遞交招股書,第三次沖擊IPO;國內領頭經紀公司樂華娛樂宣布赴港IPO;去年11月,鹿晗、黑豹樂隊的音樂公司風華秋實向港交所二次遞交招股書;燦星文化重組完畢後,二次遞表港交所。

可以感受到,目前一批試圖上市的影視公司,要麽是在A股市場求路無門轉戰港股,如檸萌影業、燦星文化等,已經數次接觸了資本場,上市意圖十分明顯;要麽是新一批泛文娛公司,在自己的領域占領頭部位置,開始進行資本變現,如樂華娛樂等。相對於已經在A股市場征戰多年的萬達電影、光線傳媒、華策影視等老牌影視而言,這些公司是一批「新血」,業務形態、公司定位都與老牌公司有一定差異。

但所有公司進入資本場的原因都是相同的。行業下行,熱錢減少,傳統內容生產、發行變現的路徑周期被拉長,風險也在逐漸增加,內容公司需要找到新的資本渠道,獲得新的生命力。另一方面,進入資本場之後,公司品牌與資源被迅速放大,公司們背後的IP內容、明星資本等成為公司的隱形資產,而這份隱形資產又進一步輔助公司在資本場上有更多可能。

只是影視泛文娛公司,業務上都有相當的脆弱性,收入營收並不穩定,也不好量化,過高的溢價讓資本場對大部份影視公司都分外謹慎。如樂華娛樂宣布沖擊港股之時,輿論市場就出現了唱衰的聲音,因為受疫情沖擊與政策監管影響,偶像藝人在國內迅速退潮,這讓以藝人收入為主要支撐的樂華,在資本場上顯得有些經不起推敲。

此次博納影業能夠順利獲得IPO資格,有一定的特殊性。博納影業作為老牌影視公司,即便行業下行,它依舊有相當的業務基礎。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博納影業每年發行業務均穩居民營發行公司前三名,發行並上映的國產影片共32部,累計實作票房167.11億元。電影產業萎靡,博納作為老牌巨頭的支撐作用就更加明顯。

同時,股東陣容給博納影業提供了無形的保障,前十大股東中,包括了阿裏、騰訊、中信證券、中植企業集團等巨頭身影。

另一方面,行業太需要好訊息了。中金釋出研究報告稱,受疫情反復、內容供給不足影響,2022年上半年全國累計實作含服務費票房172億元,同比下降37.7%。暑期檔出現了【人生大事】【神探大戰】【獨行月球】等電影——據燈塔專業版顯示,截至7月30日16時35分,2022暑期檔(6月1日-8月31日)總票房突破50億元(含預售),總場次1941.64萬,總人次1.32億——行業回暖,但是低於去年同期。

這種情況下,博納影業被證監會核準IPO上市,被行業解讀為一個訊號,監管層對於影視行業復蘇是有支持的,而這個訊號對目前的影視行業而言,是一劑強心針。

影視公司們還沒有到可以喘口氣的時候,但是博納影業IPO成功,暑期檔電影市場逐漸走向正軌,都讓行業對下半年有了盼頭,寒冬還未完全消散,但是日子在一點點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