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鳴石掀「控制權大戰」:大股東、二股東隔空「對剛」,誰才是公司之主?

2021-10-13 20:15:44財經

百億級量化私募的冠軍機構鳴石投資,在一夜之間成為了私募圈內的頭條事件。公司大股東李碩與另一創始人兼公司策略負責人袁宇矛盾激化,並迅速傳播到公司外部。

10月13日早間,一張對話截圖流傳至網上揭開了這個事情的帷幕

10月13日晚間,鳴石投資官方公眾號釋出相關「說明」,把這件事情推向了高潮。

兩篇內容各自代表一方。

公司創始人袁宇在對話截圖中表示,對李總宣佈解除他職務表示「震驚」。但仍堅持要在未來把「鳴石投資帶到更高高度」等。

而晚間釋出的公司宣告則明顯站在大股東李碩一邊。說明除確認袁宇策略技術部負責人的職務已被暫停之外,還特別強調:鳴石投資自成立以來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單一大股東李碩控制,股權結構穩定清晰,從未發生變化。

曾經密切合作的兩人,為何會就此走上糾紛之路,獲得了大發展機遇的鳴石投資要如何撥去公司路上的陰雲?

這一連串問號都一下子冒了出來。

兩個核心人物

鳴石投資成立於2010年,屬於中國第一代量化私募,且一直相當低調。不過年內鳴石投資的業績非常優秀,公司的管理規模也早已超過百億元。

公司官網資料顯示,鳴石投資核心團隊成員有較深淵源,由來自沃頓商學院的教授Robert Stambaugh及其同事共同創立,因此主要成員來自沃頓商學院

這其中袁宇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人,根據公司官方資料顯示,袁宇是公司聯合創始人、策略負責人。他於2008年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獲得金融學博士學位。

相關資料還顯示,袁宇作為策略負責人,負責管理公司的投研團隊。

不過公司在協會的備案資料顯示,公司還有另一個關鍵人物李碩。

在基金業協會系統中,他是鳴石投資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

李碩與鳴石投資官網宣稱的學院派有著迥然不同的從業背景。雖然李碩2010年起就擔任鳴石投資總經理,但2007年-2017年他還在吉林市中信出國服務有限公司擔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歷史上,代表鳴石投資出來接受訪問的人物也主要是袁宇和李碩兩人,其中袁宇一度以CEO頭銜,李碩則是以公司負責人身份出場。

矛盾捅破

10月13日,社交媒體流傳一張圖片,圖片中內容後來被證實為袁宇所發。

相關內容主要內容如下:

其一、證實他(袁宇)與李總(李碩)之間存在公司控制權的糾紛;

其二、震驚的得知李總解除了袁在公司的職位以及他對策略組的管理,認為這打破了兩人之間的默契;

其三、認為該做法損害了鳴石的利益,也觸發了「關鍵人條款」,「接下來我們鳴石恐將面臨大額贖回」

其四、文中表態不放棄對鳴石控制權的要求,「將會更加兢兢業業、反省自己、一定會把我們鳴石帶到更高的高度」。

強勢迴應

而到了晚間,一紙更加強硬的「說明」出現在公司公眾號等渠道上。這張「說明」蓋著公司

相關「說明」重點強調幾點:

其一、強調公司不依靠一兩個核心人物進行研發,且「一直淡化核心人物在整個投資策略的影響」;

其二、鳴石投資自成立以來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單一大股東李碩控制,股權結構穩定清晰,從未發生變化。

其三、確認暫停了袁宇的策略技術部負責人職務,原因是他「在策略技術部管理過程中,出現了不利於公司長久發展的舉措。」

其四、公司旗下產品自10月14日起暫停申購

分歧何在

總體來說,上下兩篇內容幾乎「針鋒相對」,互不相讓。

如果這兩篇內容真能分別代表袁宇和李碩的意思的話,可見雙方主要的分歧所在:

第一個、公司控制權該歸誰?

公司「說明」反覆強調李碩為公司單一大股東,而「上午的內容」顯然認為袁宇也是「關鍵人」。

第二個、投資策略是誰在主導?

「上午的內容」顯然肯定了袁宇對策略的主導作用,並且強調袁宇主管策略組是雙方的「默契」,解除這個職務可能引發大量贖回。

而公司「說明」則稱公司講投研分為5個環節,且「一直淡化核心人物在整個投資策略的影響」,後者所指非常明顯。

第三個、袁宇為何被暫停職務?

關於這個關鍵原因,雙方都語焉不詳,但立場顯然完全對立。

公司「說明」稱,袁宇「在策略技術部管理過程中,出現了不利於公司長久發展的舉措。」但並未披露具體舉措是什麼。

「上午的內容」則表示「之前管理過於簡單粗暴」,但並不認可調整策略負責人的做法,認為會損害鳴石的利益,引發大量贖回。

而後者似乎已經開始得到驗證,一些渠道流傳出的資訊顯示,部分金融機構已經宣佈鳴石旗下產品的募集,因為該公司存在「潛在風險資訊」。「技術」與「股權」之爭?

鳴石投資的目前進展看,結局尚難預料。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手握公司50%以上股權的李碩,確實似乎得到了更多的公司層面的支援。

相關工商資料(天眼查)也顯示,李碩是鳴石投資最大股東,最終收益股份比例超過53%。而袁宇只是透過上海松盟投資,間接持有鳴石不到26%的股份。

從穿透後的持股比例看,李碩和袁宇分別是鳴石投資第一和第二大股東

但在對投資策略的瞭解程度和影響看,則可能是袁宇佔了上風,這可能也是為什麼此前鳴石投資多數是袁宇出場的原因。

相關資料顯示,袁宇曾擔任公司CEO和策略負責人。他是沃頓商學院金融學博士,同時擔任上海高階金融學院副教授。2009年至今擔任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研究顧問。

渠道資料對袁宇的學術背景個有諸多描述,比如:研究行為金融學及資產錯誤定價領域;再如:國際三大頂級金融期刊中10%-15%的有關投資者情緒的文章均出自等等。

而李碩則多數時候隱身在公司宣傳之外,他的從業經歷在鳴石之前主要是一些留學或資訊諮詢公司的管理工作。

為何難以共富貴?

一個可能被人忽略的資訊是,在袁宇被停職前,鳴石投資已有一位策略研發負責人離職,並加盟了其它量化私募機構。

這位負責人也曾在鳴石投資擁有合夥人身份,具有沃頓商學院金融博士學位。

這或許表明,鳴石投資內部關於激勵、關於技術和資本、關於控制權的討論與爭議持續了更長的時間。

而作為一家量化私募機構,該以怎樣的股權和治理結構,持續推動公司股東、公司從業人員和持有人利益的一致,也會成為許多業內機構和銷售渠道要去思考的事。

今日相關資訊披露後,已經有幾家渠道和客戶開始對鳴石投資的產品表示關注,也有機構表示內部暫停募集的情況。

量化機構如何「長跑」,如何打造「共富貴」的機制,應該成為整個行業去思考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