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全面推開營改增考驗政府三種應對能力

2021-11-23 23:32:05財經

作者莫開偉系中國知名財經作家

從2016年開始,中國大陸營改增工作將全面推開,同時也意味著給廣大實體經濟尤其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帶來重大利好。

據預計,整個營改增實現的減稅規模將達9000億元左右。此舉將更加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對企業減負鬆綁,放水養魚,為鼓勵社會投資和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營造更寬鬆環境;也將為推動產業轉型和結構最佳化、保持經濟中高速增長等方面奠定堅實基礎。可以說,營改增具有里程碑意義,將為中國經濟復興注入無限活力。

正如任何新生事物都具有兩面性一樣,營改增既有它積極正向效應一面,也有其負向效應一面。就目前而言,營改增雖讓實體經濟獲得了實惠,減輕了負擔和壓力,但卻給各級政府帶來了煩惱和困惑:一方面,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經濟普遍不景氣狀態下,減稅導致財政總收入下降,使財政支出缺口更加拉大,給中央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各項建設投入及保民生支出帶來較大困難。另一方面,由於所有稅種都合併為增值稅,地方政府賴以生存的營業稅、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等三種稅收將不復存在,地方財力勢必捉襟見肘,也會加劇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在稅收分配比例上的博弈,並帶來較大財政風險。

顯然,營改增全面推開,不僅是對中國大陸以財稅體制改革為突破口的經濟體制改革總檢驗,更是對各級政府應對能力的大考驗。就目前看,營改增至少對政府提出瞭如何協調好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利益、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稅收增長與政府機構改革等方面挑戰。因此,為確保營改增順利推開,各級政府應不遺餘力、下定決心處理好上述三對矛盾關係,並積極提高三種能力:

提高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關係協調能力,確定合理的增值稅分配比例,調動各級政府參與積極性。營改增全面推開後,所有地方稅種都變成了中央地方共享種,地方財力必然會受到較大影響。對此,營改增之後的稅收分成比例,成了焦點和關鍵,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應根據財權事權相匹配原則,確定一個科學合理的分配比例,以調動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兩方面積極性為最大原則。透過完善中央與地方事權和財力相適應的體制機制,實現國家整體利益和地方區域性利益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良好稅收分配格局;在增值稅分享比例上,要做合理適度調整,引導各地因地制宜發展優勢產業,增強地方財政「造血」功能,營造主動有為、競相發展、實幹興業氛圍,為經濟增長注入新動力。

提高地方政府處理當前利益與經濟可持續發展關係能力,制定支援經濟發展正確措施,推動地方經濟發展。各級地方政府應充分領會營改增重要意義,懂得當前做「減法」是為未來做「加法、當前讓利是為更好培育未來經濟「新動能」,以便帶來更豐厚財政收入的道理,在營改增過程中消除坐、等、看、要等被動應付不良傾向,要講大局、算大賬,各部門、各行業之間搞好銜接工作,周全考慮,做好制度設計,破除利益藩籬,上下同心推進改革,消除一切制約營改增思想障礙和機制阻力。同時,不能喪失支援地方經濟發展的信心和責任感,堅決克服支援地方經濟發展得不到實惠的糊塗認識,以更加務實的熱情和幹勁、更加有力的機制和措施,支援當地實體經濟發展,為企業排憂解難,使地方經濟發展更具活力,為涵養更加豐富的稅源奠定堅實基礎,從根本上破除財政收入下降困局。

提高各級政府處理稅收增長與政府機構改革關係能力,推出切實可行的加快政府職能轉換政策措施,為營改增騰挪出更大空間。營改增直接帶來國家財政總收入和各級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減少結果,也意味著財政收入在未來相當時期,很難實現高速增長。這種結果與目前中國大陸政府機構人員龐大並不斷增加現實,形成了較大矛盾,也形成了各級政府降低行政執行成本與提高行政執行效率矛盾。對此,各級政府應結合營改增契機,進一步推進和加快政府機構改革,對各級政府進行一次全面定崗定責,做到責權利對等,提高公務員綜合素質,撤減冗員,消除人浮於事現象,提高政府辦事能力和執行效率;並根據財力狀況合理招考錄用公務員,確保在崗公務員總體不增長,降低政府整體執行成本,避免營改增之後財政收入不增而支出卻不斷增長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