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洪磊:如何增強期貨市場定價能力

2021-06-27 15:44:36財經

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理事、中國期貨業協會會長洪磊近日撰文指出,經過30年的發展,中國期貨市場已經形成了商品金融、期貨期權、場內場外協同發展的多元化市場格局。中國大陸經濟社會已步入新發展階段,我們要貫徹新發展理念,發展期貨及衍生品市場,將中國大陸期貨市場建設成為具有國際價格影響力的定價中心,助力雙迴圈新發展格局。當前應大力培育發展大宗商品場外交易商群體,加強期貨行業「信義義務」文化建設,充分發揮協會職能,推動行業創新發展。

以下為文章全文。

當前,中國大陸經濟社會已步入新的發展階段。我們要貫徹新發展理念,發展期貨及衍生品市場,將中國大陸期貨市場建設成為具有國際價格影響力的定價中心,助力雙迴圈新發展格局。當前應大力培育發展大宗商品場外交易商群體,加強期貨行業「信義義務」文化建設,充分發揮協會職能,推動行業創新發展。

期貨市場作為現代市場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價格發現、風險管理、資源配置的重要功能。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米勒教授曾說:「沒有期貨市場的經濟體系稱不上是市場經濟。」「十四五」期間,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大力發展期貨及衍生品市場,將中國期貨市場建設成為具有國際價格影響力的定價中心,可以提升中國大陸經濟全球化資源的配置能力,從而更好服務新發展格局;可以透過提升原油等重要大宗商品的定價影響力,有效維護國家經濟安全,提高中國大陸經濟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地位,為中國大陸參與全球經濟治理提供重要保障;可以有助於最佳化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促進商品服務流通,形成高效規範、公平競爭、充分開放的國內統一大市場,推動現代產業體系和高標準市場體系的建設,助力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

中國大陸期貨市場已經迎來快速發展的機遇期

經過30年的發展,中國期貨市場已經形成了商品金融、期貨期權、場內場外協同發展的多元化市場格局。

一是品種體系不斷完善。目前,我們共上市期貨期權品種92個,基本覆蓋了農產品、金屬、能源化工、金融等國民經濟主要領域。商品期貨交易量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二是期貨市場定價質量和影響力不斷增強。對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生產者物價指數(PPI)有重要影響的期貨品種如原油、鐵礦石、銅等,為國家宏觀經濟調控提供了重要價格參考。「期貨價格+升貼水」定價模式的日益普及,推動了傳統貿易方式變革;保險公司已利用大豆、玉米等農產品期貨價格作為農業保險定價依據;中國大陸獨有的期貨品種精對苯二甲酸(PTA)已經成為境內外相關產業的定價依據。

三是期貨市場風險管理功能得到越來越多實體企業的認可。近年來,隨著期貨市場執行質量和機構投資者參與度的提升,大豆、原油等期貨品種在服務國家糧食安全、能源安全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尤其疫情期間,期貨市場執行平穩,避險功能有效發揮,有力支援了實體企業復工復產。以中國大陸A股上市公司產業企業為例,2017年中國大陸產業企業上市公司中共有251家利用期貨市場避險,佔比為7.4%,而2020年這一數字上升為489家,佔比為11.9%,提升了4.5個百分點。可以說,中國期貨市場經過30年探索發展,已經迎來快速發展的機遇期,具備在更高水平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能力。

當然,我們也看到當前期貨市場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市場參與者結構還不完善,價格形成機制還不健全,比較突出的問題是期貨公司的定價能力、交易能力不強,大宗商品價格的全球影響力還須進一步提升,我們還需要不斷完善市場體系、產品體系、規則體系、基礎設施體系。2021年4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期貨法(草案)》正式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在期貨市場面臨歷史性發展的新階段,制定出臺《期貨法》,有利於補齊期貨市場基礎制度短板,破除期貨市場發展的瓶頸和障礙。我們要抓住契機,不斷推動期貨市場建設,促進市場長遠穩定健康發展。

當前應大力培育發展大宗商品場外交易商群體

歷史上有較長一段時間,期貨市場在走過初期無序發展後進入清理整頓時期,為有效防控期貨市場風險,期貨公司的業務被嚴格限制在經紀業務範疇,期貨公司嚴禁參與期貨市場交易,嚴禁自營,只能透過提供交易通道,賺取佣金收入。久而久之,期貨公司難以吸引懂市場以及懂交易懂衍生品定價的高階人才,也就缺乏了核心競爭能力和服務能力。

隨著期貨市場的規範,2014年以後期貨公司透過設立期貨風險管理公司,開展了倉單服務、基差貿易、合作套保、場外衍生品交易、做市等業務。目前期貨公司除經紀業務外,還可以開展投資諮詢、資產管理以及風險管理業務,中國期貨行業已經走上創新發展的軌道。

當前,面對廣大實體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的風險管理需求,風險管理公司透過對相關風險的評估和定價,將實體企業面臨的原材料採購、產成品銷售等風險承接下來,再透過場外市場和期貨市場進行風險轉移和對沖,有效助力實體企業穩健經營。從本質上講,風險管理公司就是境外成熟市場交易商的角色,他們透過專業分析和定價能力,為實體企業量身定製個性化的風險解決方案,透過場外市場和場內期貨市場將承接的企業風險轉移給市場其他參與者,在此過程中也掙到了交易差價。

風險管理公司的「保險+期貨」業務服務農業風險管理,疫情期間推出的「口罩期權」「酒精期權」「手套期權」等等,就是風險管理和定價的具體案例。據統計,截至3月底,全行業共有90家期貨風險管理公司,行業總資產、淨資產分別為1021億元和281億元。2020年全年累計實現業務收入2084億元,淨利潤11.3億元,相比2017年,分別增長146.9%和25.6%。

從境外成熟市場看,交易商是衍生品市場定價和風險管理的主力。從美國期貨業協會(NFA)披露的會員結構看,以經紀業務為主營業務的期貨佣金商(FCM)數量逐年遞減,從最高近200家下降到目前60多家,交易商的數量則逐年上升,目前已達到119家。交易商主要以銀行、證券等大型金融機構為主,如高盛、摩根大通等,也有部分實力雄厚的實體企業,如嘉吉公司、花旗能源、英國石油能源公司等。

習近平總書記在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要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價格影響力,更好服務和引領實體經濟發展。為此,我們應大力發展以期貨風險管理公司為主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群體,滿足實體企業個性化風險管理的需求,增強中國大陸期貨市場價格定價能力和價格影響力。

加強期貨行業「信義義務」文化建設

「信義義務」的核心是注意義務和忠實義務。注意義務,是強調受託人為實現受託目的,提升受益人利益所具備的能力和努力,具體講就是以客戶最佳利益為原則展業,包括投資合格人認定、投資人與風險和產品匹配、尋求客戶交易的最佳執行價格和最優交易通道,以及持續向客戶提供建議和監督的義務等;忠實義務,顧名思義,要求受託人忠於受託目的和受益人的利益,具體來說就是向客戶充分、公平、具體地披露資訊,尤其是重大事實或者利益衝突,以便客戶能理解利益衝突和受託人所從事的業務操作,進而作出知情同意或拒絕的決定。從效果看,「信義義務」是維護投資者、市場參與人合法權益的有效抓手。

期貨經營機構作為期貨市場重要參與者和中介機構,業務涵蓋期貨經紀、風險管理、資產管理、投資諮詢等。在期貨交易過程中,很多交易者缺乏完備的期貨專業知識,投資經驗也不夠豐富,而期貨市場交易機制靈活,期貨產品相對複雜,這使得參與者與期貨經營機構在資訊獲取、風險識別、專業判斷等方面存在著較大的能力差異。這就需要透過法律法規明確「信義義務」要義,規範期貨經營機構及其從業人員行為,明確開展不同業務時履行「信義義務」的不同側重點。

如期貨經紀業務展業過程中,必須履行「注意義務」,剋制謀求自身利益的衝動,遵守適當性要求發展合格客戶,並堅決不誘導客戶頻繁交易以賺取佣金。風險管理業務雖然是合同義務,但是也應當履行信義義務要義,具體包括識別交易對手方合格身份、為交易對手方提供合理的定價,以及向對手方充分披露相關資訊。資產管理業務,作為典型的「受人之託、代客理財」委託關係,不同於銀行存款業務,必須嚴格履行「信義義務」,要遵守適當性要求,進行充分資訊披露,並以客戶最佳利益為原則執行交易、管理產品。要實現上述各方的「信義義務」,關鍵是提升期貨經營機構的定價能力,定價能力強,提供的交易價格合理,才能贏得客戶的充分信任。

充分發揮協會職能推動行業創新發展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指出,「要深化行業協會、商會和中介機構改革」「要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發揮群團組織和社會組織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協會未來將緊緊圍繞「自律、規範、服務、發展」的定位,充分發揮監管部門和行業機構之間的橋樑紐帶作用,既做好行政監管的有益延伸補充,又服務好行業創新發展。2021年協會將重點做好幾項工作:

一是提升期貨經營機構定價能力,增強核心競爭力。引導期貨經營機構逐步建立起以定價為核心的風險管理框架,將衛星遙感等新技術手段引入定價分析,提升產品設計、風險對沖等核心能力。

二是加強專業培訓和人才隊伍建設,為行業高質量發展積蓄人才基礎。完善從業資格考試體系,強化法規道德意識,專業能力建設。充分發揮人才培養專項基金的作用,加強行業信義文化、定價能力、內控治理,衍生品交易商等系列培訓,為行業提供從基礎入門到專業提升的一站式培訓服務,為行業提供高素質專業人才。

三是加強以「信義義務」為導向的行業文化建設。按照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要求,加強期貨行業文化建設,弘揚「信義義務」理念,進一步提升從業人員法規意識,恪守從業道德,在注意和忠實義務前提下,提供專業、穩健的高質量服務。

(本文轉載自《清華金融評論》,責任編輯:王蕾)

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CWM50)於2012年成立,是一個非官方、非營利性質的學術智庫組織。論壇致力於為關心中國財富管理行業發展的專業人士提供一個高階交流平臺,推動理論、思想、創新和經驗交流,為相關決策與研究機構提供理論與實務經驗參考,進而為財富管理行業的發展提供不竭的思想動力,最終對中國金融體系的最佳化產生積極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