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財經

封控!中國第二大島,迎來史上最嚴考驗

2022-08-08財經

文|凱風

航班全部取消,鐵路一律停售,部份航班中途折返,旅客就地安置……

8月初,中國第二大島突遭Omicron變異株襲擊,三亞、海口先後全域靜態管理,直面2020年以來最嚴峻的疫情考驗。

疫情沖擊,影響有多大?

01

海南封控為何這麽嚴?

台灣是中國第一大島,海南是第二大島。

台灣位於中國東南沿海,海南地處南端 ,向北透過瓊州海峽與廣東省隔海相望,向南坐擁中國最年輕的地級市——三沙市

海南到廣東最近雖然不到20海裏,但出於經濟效益與建設風險的考慮,迄今仍未有跨海大橋或海底隧道貫通,想要出島,只能借助航班或輪渡。(參閱【超過港珠澳大橋!中國最長的跨海大通道來了】)

海南是頗負盛名的國際旅遊島,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人員流動之頻密,無疑加劇了疫情防控的難度。

三亞又是海南最大的旅遊重鎮:遊客接待量占全省的1/4強,而旅遊總收入超過了一半。

2021年,海南接待接待國內外遊客8100.43萬人次,旅遊總收入1384.34億元。其中,三亞接待過夜遊客2162萬人次,旅遊總收入高達747億元。

要知道,整個海南島只有1000多萬常住人口,而三亞更是只有100來萬人。每月的旅客接待量超過了100萬人次,高峰時期超過200萬人次,旅遊業之發達可見一斑。

根據【中國城市大趨勢】一書分析,海南雖然全島旅遊資源相當豐富,但大部份地區都處於熱帶北緣,唯有三亞橫跨北緯18度這一世界公認的度假勝地「黃金緯度」,是全國少有的具有典型熱帶風光的旅遊勝地。

然而,凡事都有兩面,旅遊業發達,外地遊客眾多,在疫情時代反而成了新的風險因素:

三亞一旦成為疫情中心,向島內外溢和省外擴散的風險就遠遠超過一般城市。

更關鍵的是,三亞是海南旅遊的支柱。

一旦三亞因為疫情而嚴重受損,整個海南島的經濟不可避免備受沖擊。

這也是海南不得不采取最嚴封控手段的原因所在。

02

這5個省,GDP為何負增長?

事實上,在這輪疫情到來之前,海南經濟就已面臨巨大壓力。

今年二季度,全國共有5個省份GDP負增長。

除了一度處於疫情「震央」的上海、吉林之外,北京、江蘇、海南三省也遭遇罕見的經濟下滑。(參閱【增量第一!這個省,重回高光時刻】)

不過,今年上半年,海南並未遭受疫情直接沖擊,為何GDP也頂不住了?

疫情有直接沖擊與間接沖擊之別。處於疫情中心的城市自然首當其沖,但依賴於全國人口大流動的產業同樣會被波及。(參閱【負增長!中國經濟第一大市,首次易主】)

海南島是國際旅遊島,旅遊業是其三大支柱產業之一,而旅遊業的興衰與否,與全國疫情形勢高度相關。

上半年,多省出現本土案例,全國人員大流動遇阻,跨省乃至跨市出行都變得困難重重,旅遊業和餐飲業雙雙負增長。

旅遊業的影響,直接體現在消費上。

數據顯示,二季度海南消費同比下降15.2%,下降振幅比全國大10.6個百分點。

海南的消費,70%都是由離島免稅銷售構成的,而離島免稅的消費主力,正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而主力中的主力,更是以北上廣深為代表的發達地區居民。

所以,海南雖未遭遇疫情直接沖擊,但上海、北京、深圳的疫情沖擊波,不可避免蔓延到了海南。

這一波Omicron的直接沖擊,更會加劇海南經濟復蘇的難度。

目前,疫情已從三亞蔓延到海口、儋州、東方、萬寧、陵水等縣市,對海南旅遊業的沖擊已從三亞一市影響到整個省份。

三亞這一波航班中途折返、旅客就地安置、酒店半價自費的操作,雖然不乏現實必要性,但勢必讓原本就孱弱不堪的旅遊業復蘇就此擱淺,也勢必影響到當地的旅遊形象。

畢竟,誰也承受不起為了幾天的旅遊,反而被隔離一周乃至更長時間的代價。

03

失去旅遊業,經濟怎麽辦?

旅遊業折戟,海南經濟怎麽辦?

如果放在幾年前,偌大的海南島只有旅遊業和房地產業兩大主導產業,疫情沖擊的影響可能是致命的。

如今,海南獲得了自貿港的加持,成為全國戰略傾斜力度最大的地區之一,旅遊業的沖擊雖然巨大,但未必不能消化。

事實上,從2018年開始,海南就以壯士斷腕的態度去除了對最大支柱產業——房地產的依賴,但經濟非但沒有下滑,反而增速多次領跑全國。

這背後正是自貿港的紅利強力對沖的結果。

在自貿港政策的加持之下,海南布局了跨越海陸空的「3+1」主導產業:

旅遊業、現代服務業、高新技術產業和熱帶特色高效農業。

數據顯示,2021年,海南「3+1」主導產業增加值占比高達70%,其中旅遊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9.1%,旅遊業對全省 GDP 的綜合貢獻率 33.89%,而全國僅為4%左右。

與此同時,海南對房地產的依賴逐步下降。

其中,房地產開發投資占GDP比重從最高點的40%下降到21.3%,雖然仍位居全國之首,但已大幅下滑。

房地產投資退潮,但借助自貿港政策,產業投資、基建投資迅速完成了補位,外貿進出口更是狂飆突進,從而成為穩經濟的中堅力量。

就在今年上半年,海南房地產投資同比下降2.1%,但產業投資、基建投資分別增長13.8%、15.6%,進出口同比增長56.0%,成為經濟發展的最大亮點。

隨著自貿港政策的推進,產業及基建投資、外貿進出口的拉動效應還會逐步體現。

04

自貿港的天花板有多高?

海南的天花板有多高?

海南雖然是中國第二大島,但其GDP總量卻排在全國倒數第4,僅高於西藏青艾寧夏等西部省份,不及沿海地區的普通地級市。

2021年,海南全省GDP總量為6475.2億元,不到鄰省省會廣州的1/4,僅與江蘇揚州、浙江紹興、山東濰坊等地相當。

回顧歷史,海南雖然一直不乏國家戰略惠及,但也走了不少彎路。

1988年,海南脫離廣東管轄建省,同時設立經濟特區,這是中國繼深圳、汕頭、珠海、廈門之後的第5個經濟特區。

這是海南的第一次飛躍。

但由於過度依賴房地產,最終在1990年代遭遇了史上首次最大的房地產泡沫,最終留下了「天涯海角爛尾樓」的傳說。

2010年,海南獲批國際旅遊島,這是第二次飛躍,自此旅遊業成為海南的重要支柱產業。

第三次跨越則是在建省30周年之際,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被列為與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同等重要的國家戰略

隨後,海南又進一步被賦予打造自由貿易港的重任,「第二個香港」呼之欲出的說法不絕於耳。(參閱【中國城市大趨勢】一書)

海南自貿港之所以備受矚目,是因為其在內地首次被賦予了「零關稅、低稅率、封關運作、貿易自由、人員流動自由」等探索重任。

這與香港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對標。

雖然海南在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貿易中心上與香港差距巨大,但在「購物天堂」和「零關稅」上,則有了一爭主力。

根據時間表,2025年海南將會封關運作,屆時整個海南島將會變成一個零關稅的自由貿易港。

這些政策,將會助力海南從純粹的旅遊島,變成了一個集金融、貿易、旅遊、先進農業、高技術產業為一體的投資旺地。

越過疫情的山丘,海南的前景仍然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