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健康

醫生提出轉診,患者家屬猶豫錯過最佳治療時機,事後卻將醫院告上法庭......

2021-06-26健康

導讀

風險無處不在,小心謹慎才能長久。
來源:醫脈通
作者:奔走的急診老劉
本文為作者授權醫脈通釋出,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北京一中院(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2019年釋出了【北京一中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審判白皮書】,總結了該院近8年審理的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並且釋出了十大典型案例。

這些具有指導意義的案件對於未來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的審理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說,是以後案件審理的指引。從中,臨床醫生能學到些什麽呢?本周分享的案件是一個關於轉診延誤的病例。

案件回顧

李某於2016年1月5日因病到A醫院治療。1月8日11時,A醫院對李某局麻下行左側腹股溝斜疝無張力修補術,術中出現一過性言語不利等癥狀,經治科室於12時40分申請神經內科會診並進行治療。

當日16時,李某出現右側肢體活動不利等癥狀。17時30分,A醫院向李某家屬做出了建議轉上級醫院診治告知。22時轉至B醫院急診。1月9日轉至C醫院住院治療,診斷為急性腦梗死等。

事後,李某以A醫院存在過錯為由將其訴至法院。

鑒定意見載明:醫方在患者「首癥」出現後的5小時向患者家屬做出建議轉上級醫院診治的告知,此後又延遲了4小時33分鐘的時間方予轉院,該延遲因素由誰所致及相應責任比例應由法院進行認定。

裁判要旨

本案的焦點問題是延遲因素的過錯方是誰的問題。

A醫院在17:30建議轉院,李某家屬聽取後表示需要商量。A醫院有數次與李某家屬溝通轉院一事,李某家屬在與醫生多次溝通後,才在22:00左右同意轉院。上述期間,A醫院履行了告知義務,而是否轉院的主動權應系李某家屬決定,在A醫院醫生多次解釋後,李某家屬才同意轉院,故此該延遲因素主要系李某家屬所致。

A醫院在履行轉診附隨義務中,在患者「首癥」出現後的5小時向患者家屬做出建議轉上級醫院診治的告知,未能及時消除李某家屬對轉院的各種疑慮,導致李某家屬對轉院的遲疑,對此,醫院對造成轉院遲延的發生存在次要責任。

圖源:攝圖網

故法院酌定醫院對李某的損害後果承擔15%的責任。

轉院制度是如何規定的?

每個醫院都有自己的轉院規定,具體流程,其核心內容來自於原衛生部制定的【醫院工作制度】、【醫院工作人員崗位職責】和【醫院工作制度的補充規定】。

對於轉院,衛生部的制度是這樣的:

1.醫院因限於技術和裝置條件,對不能診治的病員,由科內討論或由科主任提出,經醫療管理部門、或主管業務副院長、或醫院總值班批準,提前與轉入醫院聯系,征得同意後方可轉院。

2. 病員轉院應向患者本人或家屬充分告知,如估計途中可能加重病情或死亡者,應留院處置,待病情穩定或危險過後,再行轉院。

3. 較重病人轉院時應派醫護人員護送。病員轉院時,應將病歷摘要隨病員轉去。病員在轉入醫院出院時,應寫治療小結,交病案室,退回轉出醫院。轉入療養院的病員只帶病歷摘要。

大家一起來劃劃重點:

1.危重患者轉院需要領導同意,從科主任到總值班/醫務處/主管院長;

2.轉院前要先與轉入醫院聯系,征得同意;

3.轉院前患方要知情同意;

4.病情不穩定、途中轉運風險大的患者,需留院待病情穩定後再轉院;

5.重癥患者應派醫護人員護送;

6.轉院時,應將病歷摘要隨患者轉去。

法律界在描述轉院這一情況時,認為行為涉及的主要權利義務,主要涉及三方,即轉出醫療機構、轉入醫療機構和患者。各自有自己的權利,也需要履行相應的義務。

轉出醫療機構履行轉院稽核義務

醫療機構在接診後對於不適宜在本級醫療機構進行診療的患者,應當及時進行轉院稽核,依法作出轉院意見。轉院意見一經作出,開具轉院證明即發生法律效力,產生變更醫療合約法律關系的效果,但不能直接消滅轉出醫療機構與患者之間的診療合約關系。

患者有轉院知情同意權

醫務人員應當就轉院證明中的重要事項向患者進行說明,患者在知曉醫務人員對其病情的判斷、對轉入醫療機構的建議,以及接受或拒絕轉院的法律後果進行綜合判斷的基礎上,作出是否同意轉院的決定 。

轉出醫療機構的繼續診療義務與協助義務

患者在同意轉院之前,轉出醫療機構必須按照合約約定提供與自身診療水平相符合的醫療服務;在同意轉院之後,轉出醫療機構仍然需要提供必要的協助,包括病歷資料的對接、轉入醫療機構相關資源的占用狀況的確認及轉運途中必要生命維持設施與人員的提供等。患者拒絕轉院的,轉出醫療機構在診療合約完全履行之前,不得自行終止法律關系。

轉入醫療機構的優先診療義務

轉入醫療機構應當預留出一定比例的醫療資源,用於接收轉院患者,如優先安排床位、優先預約檢查等。轉入醫療機構認為轉出醫療機構的轉院意見確有不當的,不得拒絕履行優先診療義務。

簡單總結一下,給醫療機構工作的小夥伴劃劃要點:

1.需不需要轉院,醫方要做決定,並且要及時作出決定;

2.醫方作出決定後要與患方溝通,患方知情同意(最好有記錄,有簽字,錄音錄像更佳);

3.患方同意轉院後,要先聯系好轉入醫院(可以患方自行聯系),安排好轉院車輛(可用120);

4.醫方應提供病歷摘要,必要時提供醫護陪同轉院(特別是醫方救護車轉運時);

5.醫方需要與轉入醫療機構做好交接,病歷資料、病情、已實施治療方案等(文字版、手機溝通);

6.轉院之前,醫方做好轉院準備,仍舊要積極救治,不能消極等待,這時醫療合約尚未終止;

7.患方拒絕轉院,決絕離院,醫方仍舊要盡力積極救治,不能單方面解除醫療合約。

如果是轉入醫療機構,沒有床位或收治能力就不要同意患者轉入,如果同意患者轉入就必須給予安排,優先檢查、治療。

遇到猶猶豫豫,要走不走的患者該怎麽辦?

雖然指導案件中沒有透露過多的細節,但是可以想象出醫方在術中出現並行癥後,猶豫了數小時才建議轉院。醫方想讓患者走,患方在猶豫是否要轉院,數小時就過去了,可以說錯過了疾病治療的最佳時機。而轉至第二家醫院短時間後,再次轉到第三家醫院,轉院前是否有提前溝通,也存質疑。

圖源:攝圖網

臨床上常常遇到轉院時,猶猶豫豫、舉棋不定,列出各種理由的患方。有的患者認為醫院在推諉,質疑醫院的決定,不願意轉;有的家屬怕折騰,到新醫院就醫難,花費多,又不願意直接否定轉院,猶猶豫豫;有的家屬不做主,非要等能做主的到場。

遇到這種患者應該怎麽做?

首先,最需要堅守的原則是救治不能停。無論患者轉或不轉,無論醫方能或不能,只要家屬不放棄,都要盡全力救治。

其次,告知一定要充分。曾經見過類似本案中的情況,一個急診重癥患者需要轉院,家屬人數眾多,猶猶豫豫,一會兒同意轉院,一會兒又不轉,一會要檢查治療,一會兒又說再等等。

於是,醫生的病程記錄上數頁都是記錄溝通內容的,一直到患者最終轉走。每一次溝通都記錄在案,反映了患方整個猶豫等待的過程。每次記錄包括準確的溝通時間、溝通地點、與患方哪個家屬溝通的,醫生向患方交代了哪些內容,家屬是如何回應的。幾點幾分開具了何種檢查,何種藥物,交給了哪位家屬,家屬是否立即交費,幾點幾分催促家屬,家屬回應內容是什麽。還描述了目前檢查、治療的目的是什麽,基於哪個指南或診療規範,轉院的目的、不轉院的後果,非常詳細。

並且,所有醫方向患方交代的事項都有患方家屬簽名,做出轉院或不轉院的決定都有簽名。那是我看過的最經典的轉院前溝通記錄,很少有醫生能達到這種程度。當然,也可能是面對特定患者的非常做法,畢竟這樣的記錄會浪費大量的時間,也許是醫生看出了這個患者家屬有著特殊的想法,高風險所在。

最後,一定要在患者病情比較穩定的時候實施轉運。如果不太穩定,要先留院給予救治措施,穩定後再轉運。這一點很重要,不要認為人沒有死在自己醫院就沒有責任或責任很小。危重患者不能由家屬自行轉院,一定要呼叫救護車轉院。

在北京這種大城市,好醫院很多,醫療水平參差不齊,每天都有很多患者轉院,上轉下、下轉上、綜合轉專科、專科專綜合,風險無處不在,小心謹慎才能長久。

顧問律師

向海曼,北京權知律師事務所(原北京仁創律師事務所)律師,長期從事醫事法學研究及實務,有豐富的醫療法律從業經驗。

本期案例來自於北京法院審判資訊網

責編 敬敏
戳這裏,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