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鍛鍊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

2019-03-09 09:22:31鍛鍊

武當功夫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已經形成的拳種和門派很多。但是,由於複雜的歷史原因,有些門派傳承關係較為清楚,而有些門派則甚清楚。同時也有些投機之輩,聞少林之享名便雲少林,聞武當之享名便雲武當,假造源流,詭稱正宗,也時有所出。所以,今天,我們去鑑別某一拳種是不是武當拳,那就不但要從淵源歷史上考證明,而主要還應以某拳種是不是具有武當拳的普遍共性,亦即特色。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張三豐祖師

一、以道理為指導

中國武術,最早起源於原始時代。人類為了獲取食物,捕獵要與猛獸鬥;人類為了擁有、鞏固領地,這一部落要和那一部落鬥。斗的年代久遠,人們積累起一些經驗運用於鬥爭實踐,這便叫做武術或戰術。不過這裡的武術之「武」由於賢愚之別,體用不同,愚俗的趨勢已失去創造「武」字者的本義,成為對殘殺的表述。這裡的武術、戰術之「術」,總歸也只是一種經驗主義的東西。如強勝弱,快勝慢,剛勝柔,有力勝無力,多勝少,大勝小等等。這種「術」只是在「量」和「速」的運用上做文章。至今仍有許多其他武術的練法仍然著眼於此二者。 而這種武術,一旦敵對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由於「量」和「速」的直抗,不僅很難做到消來敵人,又很難做到儲存自己。 武當武術的產生不是經驗主義的產物,而是理性的產物。它代表古之聖哲創造「止戈」為「武」的一種趨勢,最早源自伏羲、玄帝、堯、舜、老子等人。 這裡須分清的是,其一,武當武術是中國武術的一個組成部分;其二,武當武術是對中國武術的一大創新和光大,而不是在自然武術上的一種改良;其三,它是先有理論後有拳法。武當武術的理論基礎就是道家哲學。

道家哲學是中國古代一部分哲學家,為了最完美地解決人類的生存問題,通過對「天」(宇宙自然)、「地」(地球自然)、「人」(以人為代表的地球生物)相互關係的觀察研究分析,所獲得的一種宇宙、世界、社會、人生整體統一辯證的哲學觀念。 道家哲學當然不是專為道家拳術創立的理論。然而,武當武術創造發明於道家,在於道家哲學可廣泛運用於道家生存的每一個領域(道家也認為道家哲學是可供人類普遍運於用任何領域之中)。道家比一般人更注重儲存自己,因此也必須具有防衛術。於是,剖析社會流行的防衛術利弊,以道家哲學原 理為指導的道家防衛術(起源甚早,並在武當山由張三豐最後集大成)——武當拳法便自然產生了。 道家哲學的本體是「道」。認為「天、地、人」之間有一個永恆的「道」存在。它孕育演化為萬物,而又制約萬物。它的存在是無形無象、無始無終;它的行為是處柔守雌、無為不爭;它的表現是柔、靜、虛、空、圓、中、正、和等。這些都可以太極、陰陽、五行、八卦概括表示。這些哲學基本原理用於指導武當拳法,與其他一些武術相比,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田理陽道長

二、以養生為宗旨

中國的道教,儘管它的神仙術、煉丹術充滿了神祕色彩,但它卻表現了一個很明確的願望,那即是要人在今生今世裡修成,而不是像佛教那樣頗重因果報應的來世。所以,道教修煉的最基本原則就是獲得養生之益。

道教在秦漢時頗崇外丹術。外丹術是指以鉛汞硫磺硃砂等為原料進行燒煉的金丹。據說初步煉成的金丹可用來點石成金,進一步燒煉的金 丹可服食飛昇成仙。但由於外丹術燒煉的火候極難掌握,而且還有許多祕訣,所以燒煉成功者千萬中難得一二,然而燒不成功卻誤食致死者歷代數不勝數。因此自隋唐以後,主張修煉人體真元之氣的內丹術盛行起來。道教內丹術本有趺坐靜修一法,但此一法固有能培養人體真元之效,但如果說久坐不起,以人要活動而言,反而形成自殘。抑或說,它可以使人長壽,但這種長壽之人卻不能走路了。還有丹家認為,內丹之術也必須動靜結合,若一味以坐成靜,所煉之氣必成枯孤之氣,缺乏生機。所以內丹術必須要真走動靜功結合的道路。這動功一法的出現就成了拳法和武功的雛形。譬如最早知我的「熊經鳥伸」的「華佗五禽戲」、「八段錦」、「彭祖功」等。極有可能,道家鼻祖老子那時或很早就繼承或創造有養生的動功方法,再後來就發展到唐代許宣平、李道子、宋代宋仲殊、張三峰等的太極拳功,或為內功拳、先天拳等。自元明之際的武當道士張三豐集其大成開創武當太極一派,以後就形成包括形意、八卦,也包括各種器械在內的武當內家拳派體系。使它由養生本體上延伸出神奇的技擊功能。但這種技擊功能是在首先保證養生功能的基礎上派生出來的。比如,武當內家拳,無論劍法、拳法,其一招一式都是最合理地對人進行生理心理的調節。有舒筋活絡、補血調氣、滋養五臟、陶冶身心之妙益。即使在技擊中,也不能違背養生的原則,所用方法為「以四兩撥千斤」、「借力打人」。所以說,凡是武當武術必須具有養生功用,不具有養生健身功用的就不是武當。

具體講,武當武術在實踐中極其重視人體精、氣、神的修煉,講求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來虛。寵以三調(調心、調息、調身)貫 徹始終,處處不違背醫學衛生原理。無論在何種功法上,對外強調手、眼、身、法、步的訓練,對內則強調精、神、氣、力、功,內與外兩個方面都堅持中、正、平、圓、鬆、靜、柔、活兼修,注重陽變換,圓弧扭絲、動靜結合、柔中含剛,建立起「以丹田運化修煉為核心,以經絡氣血津液暢通為先導,以提高性腺系統功能為重點」的有序化程式。其修持到一定層次,一方面增強了人的生命活務,取得祛病益壽之效,另一方面,又以人的生理特徵的合理運用,發揮出意想不到的防身禦敵技擊效果,表現了張三豐「欲令天下豪傑延年益壽,不圖技擊之末學」的真實效用。張三豐所說的「天下英雄豪傑」並不只是對武林中人的一種稱呼,實是褒稱天下百姓,包含的是濟人救世之心。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田理陽道長

三、以技擊為末學

「以技擊為末學」是武當拳派的道德觀核心。其根本原理還是根自道家哲學家的「道」。比如說,道的本原是個渾沌體,在渾沌體裡不存在矛盾和對立。那麼,用在道家的社會觀念上,人與人之間也應以「渾沌」而處之,不應發生矛盾鬧對立。大家要各平共處,那麼戰爭就是不文明、不道義的行為。所以,道教從來宣揚就是和平的道,是止戈,而不提倡野蠻的戰爭。以理服人,而不以力服人。因而,技擊理所當然地被視為「不急之末學」。再者,凡是戰爭,無論雙方怎樣施展技巧,最終都是要儲存自己,削弱或消滅對方,所以對抗性很強。即便愛好和平的一方竭力首先剋制、迴避,但若對方一味進犯,最終還是要短兵相接,進行「量」與「速」的殊死較量。所得後果,要麼兩敗俱傷,要麼一死一活,這樣的鬥爭是傷害於人。道家要的是養生,而不是傷生,所以儘量避免和人爭鬥,自然又把技擊視為「不急之末學」。

那麼,如此說來,道家既然一味養生就是了,何必要創造發明出武功拳法來呢?

這就要談到另一方面,那就是道家看事物從來都講 辯證。比如說,道的本原是個渾沌體,沒有矛盾和對立,這可稱作先天的和無極。但事物從無到有,從先天到後來,從無極到有極,有個不以人意志為轉移的演化過程。當演化到後天有極時,便出現陰陽對立。以卦象表示,由兩儀到四象,由四象到八卦,如此矛盾和對立一層層分化下去。依此理看待社會,即是:人處在社會群體當中應該以善為本,但因為矛盾對立之關係,社會群體中就有不以善為本的。你不犯他,他卻偏要犯你;你要保護善良人,他卻要殘害善良人……怎麼辦?為了「護道降魔」,你必須制服他。不然,你還有什麼資格算做修道、護道和闡道的人呢?因此,武功拳法必定要學要練。而且要練出最高本領。雖「百年不一用」,卻「未可一日忘」。

然而,道家的武功拳法從來都是在被動的情況下才使用。所以,它便產生了「後發制人」這個重德重禮的出發點和「貴化不貴抗」的鬥爭原則。又因為它始終不忘養生之本,所以在戰術上多講求「虛心實腹」、「守柔處雌」、「崇下尚退」、「靜以制動」。《太極拳解》曰:「身雖動,心貴靜,氣須斂,神宜舒。」《太極拳論》又曰:「太極拳不自作主張,處處從人,彼之動作,必有一方向,則吾隨其方向而去,不稍抵抗,故彼落空,或跌出,皆彼用力太過也。」鬥爭中也皆是借力打人,即敵方用了多少「量」、「速」,還將這「量」、「速」還給對方。故又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所以,以技擊為末學是由武當武術的養生宗旨和道德觀念決定的。由此可以這樣認為,判斷某人的武當拳功夫是否為正宗,還要加上道德標準的衡量。不講道德的人,即使功夫再高,只能算武當拳派之邪宗,不能稱正宗。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武當山理陽內家武術館

四、以道德為門風

這裡所說的門風,是指武當功夫門派的傳人一代一代要遵循的開派祖師的訓誡。當年張三豐究竟制定了哪些訓誡尚不得而知。但從道教的戒律和民間武當內家拳派傳承的戒律來看,條款、內容雖各有不同,但基本原則是統一的,即作為一個武當武術的繼承人,必須「克己復禮」,遵守公共道德。可以看出,在張三豐之後的武當武術發展中,各個掌門人皆根據不同歷史時代、環境等客觀情況作出了不同的訓誡。

比如,道教門中就有多種訓誡。

如「三戒」:皈依戒(全身心向道);皈神戒(信奉三十六部尊經);皈命戒(聽從玄教大法師,即生命的生存行為皆由導師指引)。

如「五戒」;第一不得殺生;第二不得吃葷喝酒(包括辛辣暴味的蔬菜也不能食用);第三不得口是心非;第四不得偷盜;第五不得邪淫。 。

如「八戒」;一不得殺生;二不得淫悅;三不得偷盜;四不得驕亡;五不得醉狂;六不得華眠(睡舒適豪華床鋪);七不得搽脂抹粉;八不得執迷歌舞。

如「十戒」:一戒違戾父母師長反逆不孝;二戒殺生屠害割截物命;三戒叛逆君王謀害家國;四戒淫亂骨親及其他婦女;五戒法輕洩經文;六戒赤膊露三光厭棄老病;九戒耽性狂酒惡語粗言;十戒凶豪自任自作威利。其他還流傳有十二戒、二十七戒、一百八十戒等,甚有最多者戒律達一千二百多條。徒弟犯戒者,當然是不能傳其依缽的。不僅如此,犯戒者輕者斥責、罰跪,重者則杖革或驅逐出山。還有在道教監獄服刑的。明代以來,武當山就沒有道教監獄,地點就在今日還能見到的元和觀。

而當武當武術流入民間後,一些戒律明顯加進了傳統禮教內容。如北派太極拳,自雲遊道人傳山西王宗嶽後,至今流傳有「四不傳」、「五不傳」、「六不傳」和「十不傳」之說。「四不傳」為:心險好鬥者不傳,人格低卑者不傳,貪酒好色者不傳,經酃賣弄者不傳。「五不傳」是在「四不傳」上又加進「骨柔質鈍者不傳」。而「六不傳」以後,多在「五不傳」之上又加進「不忠不孝者不傳一、「不仁不義者不傳」等。總之,無論有多少個「不傳",都可根據時代和社會公德的需要隨時增刪不同內容。

武當內家師傳有八字,叫做「功、拳、藥、械、法、財、侶、地」。首當其衝的「功」主要是講功德。認為,一個人不具備功德,學武功拳法只會有害無益。因為,他若不學,得不到技藝倒不罷了,學到技藝反倒能禍及很多人。據說道教中紫陽真人曾將丹法誤傳非人,竟三遭大難。從而道家有「誤傳不肖者禍延七祖"之說。試想,一個不講道德的人,學到了功夫,或者忘掉老師,或者仗技欺師,或者背祖立門,或者流落山林為寇打家劫舍,或者動輒切磋便傷害於人,對這樣的人怎能傳藝給他們呢?所以,武當派歷來擇徒甚嚴,甚祕。

以往,武當派傳人在與人交手時,都須先讓人三招,並且要事前申明:一、天下之交和為貴,不必爭鬥;二、武技之較非死即傷,最好不真打;三、萬一真的,點到為止。

以上這些武當武術的道德家風,實際上反映出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這些美德,儘管應該隨著時代進步而賦予新的內容,但它熱愛和平,講究文明的本質不可改變。所以,我們今天去觀察一個武當派傳人是否正宗,以門風去檢查,也是一個標尺。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武當山理陽內家武術館

五、以自然為神韻

縱觀社會上流行的各種武術,從審美角度欣賞,各家有各家的不同藝術風格或稱神韻。有的疾如閃電,有的猛如風雷;總之,疾、迅、猛、烈、冷、脆、硬、堅等,可以概括各家之風格。武當派拳法則以柔綿見長,處處體現出圓、圈、旋的有機交合運化之勢。如八卦掌沿圓走轉、縱橫交織、隨走隨變、左右旋轉、式式連錦;形意拳之「如水流之曲曲彎彎,無孔不入」、「其形似閃」,內旋迴帶,勢如連環;太極拳以腰為軸,帶動周身四肢百骸處處畫圓運動,大弧帶小弧,大圓套小圓,周身形成平圓、立圓、斜圓、八字圓、雲圈圓等等。這些圓的運動,表現著一種力的含蓄柔韌美,也表示著一種無窮的生機和活力。

由於武當功夫創自道家,所以其拳法的美家原理就出自道學之道。老子《道德經》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論。這是指,道家認識道首先從自身認識起,然後由近及遠聯絡生物、非生物和整個大自然,從中尋求普遍規律。道可以反映宇宙巨集觀和微觀的全部自然世界,然而,道學又是從宇宙巨集觀和微觀的全部自然世界中獲得的。從「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的道的本全看,「圓」的運動貫穿一切:「圓」是事物的最本質的運動軌跡;「圓」是自然永恆的主題。所以,武當既然是以「道」為指導思想的拳術,便會理所當然按照「道」的圓圈去運動。武當武術的這種遵道而行的拳法,無意中表現了一種純樸的自然風韻。

最有意思的是,在武當內家拳派當中,以動物命名的拳最多。如形意拳中鷹拳、蛇拳、猴拳、虎拳、熊拳等,如八卦掌中的龍形八卦、遊身八卦,以及太極拳中以野馬、黑虎、白猿、大鵬、白蛇、青龍命名的招式等。看起來這是拳術的仿生學問,其實最根本的還是探索的道——即自然的「圓」的同變化。所謂念生,無非是自然界中的生物為了適應生存,在不同的生態環境中,逐漸造就了不同的圓旋的生活行為,而拳家發現後則加以轉化借用,形成技擊之術。據言,張三豐當年在武當山觀蛇鵲相鬥,司其圓旋柔綿之妙,創造出了長拳七十二式,其旨趣也在發現自然之妙。 武當武術的自然之神韻,是拳家將拳法融歸自然之結果。能達到表現自然之神韻的境界進,必有生理上的快感和精神上的享受相吻合。既養精養氣,也養神養意,既能頤神養生健體,又能得到非常高雅文明的審美享受。

武當武術既然作為武術,畢竟在戰爭攻防上存在有真格的技擊意義。如果一味講「武當武術是養生武術」、「技擊是武當武術不急之末學」。那麼,它可能會在很早時就歸於道家養生氣功一類,而不會被武林如此推崇了數百年之久。所以武術,說到底,最終還是要能在戰場和賽場上比高低。

武當內家功夫的特點武當內家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