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健康

男子腰痛,想用針灸止痛,當針刺不進去時醫生才真正發現病因

2021-06-27 13:41:35健康

52歲男性患者,姓朱。

朱先生這2個月來受盡了苦頭,逢人就說腰痛的厲害。有人開玩笑地說,腰痛十有八九是腎的問題,腎虛了,得補補,否則遲早玩完。

說的人多了,朱先生也就信了,到處找一些補腎益氣的草藥吃,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動物,都吃了個遍。

效果欠佳。

朱先生依然有腰痛,每天都有,疼痛會持續幾分鐘甚至1個小時,痛的厲害的時候根本直不起腰,就差在地上打滾了。還好,只是痛,並沒要命,痛完就舒服了。

有一次痛得厲害,沒辦法只好去診所,醫生看到情形,懷疑會不會是腎結石,建議到上級醫院去做腎臟B超,一看便知。

我哪有結石?老王的腎結石都是小便帶血的,我小便挺好的,沒有血,不至於腎結石吧。朱先生跟醫生討論。

那不是,每個人腎結石都不一樣的,有的人會有腰痛,有血尿,有尿頻、尿急,每個人的症狀程度也不一致,沒有血尿不一定沒腎結石,有血尿也不一定就是腎結石,還可能是腎癌呢。診所醫生說了一堆。

診所醫生嘗試用拳頭稍微錘擊了朱先生的左腰部,朱先生哎呦一聲痛的叫了起來。

你這肯定是了,趕緊去做B超,看看能不能吃藥,或者是做其他的排石治療,比如體外衝擊波或者手術等等。醫生說。

朱先生看醫生說得斬釘截鐵,也沒再猶豫,停了自家熬的補腎藥,第二天便去了縣醫院。排隊掛號做了泌尿系B超。

結果出來一看,就是腎結石,左腎有一個0.5cmX0.5cm結石。

朱先生滿頭大汗,不斷地埋怨之前那些讓他買補腎藥的朋友。醫生也無奈,說你自己都沒搞清楚什麼原因,就亂吃藥,到時候真的吃出腎功能衰竭或者肝功能衰竭,那就是自找的,你總不能跟那些人打官司吧,你告人傢什麼,人家也沒給你開處方啊。

朱先生越聽越害怕,問醫生應該怎麼辦。

醫生也不囉嗦,直接開了些消炎利尿排石的藥,讓帶回家吃,還說這麼小的石頭,有可能多喝水多拉尿可以自己排出去的,如果實在不行,到時候可以考慮手術取出石頭。

朱先生鬆了一口氣,不用手術還好,先吃藥看看。

拿了幾百塊錢藥就回家了,第二天仍然有腰痛發作,痛的朱先生渾身冒汗。

這藥管不管用啊,朱先生情緒低落了許多。老婆安慰他,多吃兩天看看。

可一連吃了7天,藥吃完了,每天依然有腰痛發作。厲害的時候真的要在地上打滾了,啥都幹不了。

朱先生只好再回到醫院複診,跟醫生說這藥吃了不管用。

醫生瞄了他一眼,說如果真的那麼厲害,我們複查個CT,看清楚一些,看是不是要做手術,經皮腎鏡取石術,把石頭都取出來。

朱先生一聽可能要手術,內心就不淡定了,支支吾吾說先做CT再說吧,如果不用手術那就最好啦,看看有沒有別的藥物可以效果更好的。

止痛藥還有很多,但是要幹掉石頭,有些困難,手術效果好,但是也有風險。醫生說。這次我開點止痛藥給你,一起吃。

CT做完了,的確是左腎有石頭,但不止一個,還有幾個更小的,零零散散,輸尿管沒有,都在腎臟裡面。

醫生,為什麼我左腎有石頭,但右側腰部有時候也會疼痛啊。朱先生滿臉疑惑。疼痛對他來說實在太辛苦了,有時候是左側腰痛,有時候是右側腰痛,但B超和CT都只是說左側有石頭,沒說右側有石頭啊。

會有牽涉痛的,醫生解釋說,而且有時候疼痛在中間線,你可能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左側還是右側。

朱先生似懂非懂,緩緩點頭。

拿了藥,吃了兩天,果然疼痛稍微好了一點。

但到第三天,又不行了,這次依然是左側腰痛,而且痛的發虛,滿頭大汗,家裡人見休息沒好轉,趕緊開車送朱先生到了醫院急診。

急診醫生一看患者是腰痛,而且痛的滿頭大汗,不敢大意,馬上接入搶救室,連線了心電監護。

朱先生被這架勢也嚇得夠嗆。但苦於腰痛厲害,沒有任何反駁,醫生說咋地就咋地吧。

幾個醫生護士都圍過來,迅速給朱先生做了心電圖,還好,心電圖是正常的,除了心率偏快,沒看到其他異常資訊,比如心肌梗死可能。

朱先生老婆把這段時間做的檢查報告都拿給了急診科醫生,這個醫生就是我們大家熟悉的老馬,老馬醫生,一個在急診科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急診科老兵。

老馬結果報告後並沒有馬上閱讀,而是先迅速評估了朱先生的情況。還好,血壓、心率、血氧飽和度、呼吸等等情況都還好。

醫生,我是腎結石導致的腰痛。朱先生稍微緩解了一下,跟老馬說。

好,我知道。老馬沒看他,開始閱讀他既往做的檢查片子。

左側腎臟的確有結石。

看這個疼痛,可能真的是個腎結石。

但疑惑的是,家屬說患者按照腎結石用藥物治療一段時間效果都不好,每天都有疼痛,又沒有尿頻、尿急、尿痛、尿血等情況,這個腎結石有點奇怪。老馬暗自思忖。

老馬又嘗試給朱先生叩擊了雙側腎臟區域,在腰背部叩擊。

拳頭剛錘下,朱先生就嗷嗷大叫,痛。

你這人,我都還沒碰到你呢。老馬板起臉說。

痛,醫生,真的痛。朱先生額頭冒汗了,似乎在求饒。

老馬見狀,也就不再叩擊他,說要不做個腹部CT增強掃描吧,看清楚一點,腰痛除了考慮腎結石,還要警惕有沒有腎臟血管的毛病,萬一血管有堵塞了,也會有持續腎臟區域疼痛,表現為腰痛的。

其實讓患者做CT增強掃描,老馬也是出於廣撒網的目的,在老馬心中,不是太相信患者是血管的問題,如果真的是腎臟血管出了問題,比如血管栓塞,那麼腰痛應該是一直持續的,而不應該是間歇的,畢竟如果栓塞解決不了,疼痛是不可能緩解的。

但老馬是個非常警惕的人,從目前來看,患者診斷腎結石引起的腰痛也是疑點重重,第一,這麼小的石頭似乎不應該引起這麼劇烈的腰痛(不絕對,也有小石頭大疼痛的),第二,用了這麼多藥物效果都不好,比較少見。第三,哪有人天天都腎絞痛發作的呢,一般炎症消退後都可以緩解的啊。

解釋不通。

做CT增強好處多多,一來看清楚有沒有其他腎臟石頭,二來看看有沒有腎臟血管栓塞或者畸形或者其他毛病,三來還可以看清楚膽囊、胰腺、膽管等等器官,綜合評估。老馬說服了朱先生及家屬。

同時抽了幾管血,常規化驗。

送去做CT之前,朱先生疼痛依舊劇烈,老馬只好先給他用了一針曲馬多,先止痛再說,否則患者血壓都要飆升離譜了,再說,家屬看到患者來到醫院這麼久都沒有止痛,怕也有意見。

疼痛果然減輕了一些。

順利做完了CT增強掃描,需要注射造影劑的那種,老馬也跟家屬說了,增強掃描需要注射造影劑,看血管更方便,但可能會引起不良反應,比如過敏或者腎損傷,但一般不會,如果真的發生,會及時處理。

止痛針沒持續多久,CT結果還沒出來,朱先生腰痛又來了。

這會是右側腰痛為主。

老馬更加疑惑了,見鬼了,明明是左側腎結石,怎麼右側腰痛了呢。

翻起朱先生的衣服,再仔細看了看,區域性皮肤沒有任何異常啊。壓痛的確明顯,而且估計患者疼痛厲害,區域性肌肉都繃得緊緊的。

醫生,我能不能申請針灸止痛啊。我聽人家說你們醫院中醫針灸挺厲害的。朱先生緩了一口氣後說。而且是小心翼翼的那種,怕醫生不開心。畢竟你讓醫生請其他醫生過來幫忙治療,那就是不信任眼前這個醫生。

老馬斜睨了他一眼,說好啊,針灸止痛也是個辦法。

我還會請泌尿外科醫生過來一起看看,多個人多個思路。老馬說。

朱先生沒想到醫生這麼好說話,感激涕零。

不一會兒針灸科的醫生就被請了過來。

評估了患者情況後,攤開針灸盒,準備動工。

老馬不懂中醫,但對針灸還是有興趣的。針灸科醫生讓朱先生趴床上,手持銀針,往右側腰部直刺。

細細的銀針閃亮發光,醫生手法嫻熟,啪一聲銀針直刺朱先生腰部。

朱先生嗷嗷痛的叫起來。

兄弟,針都沒扎進去呢,叫啥叫。針灸科醫生有點不開心了。

老馬看清楚了,是哦,還以為剛剛針刺進去了,原來針被彈出來了。

細長的銀針並沒有扎進患者皮肤。

針灸科醫生不動聲色,換了一根稍微粗一點點的銀針,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刺了一針。

見鬼了!

這次銀針依然沒有扎進患者皮下,耷拉在皮外。

你放鬆,別繃的那麼緊。針灸科醫生跟朱先生說。我這針都扎不進去。

丟臉大了!老馬自己都覺得尷尬,怎麼針會刺不進去呢。眼前這個針灸科的醫生年紀可是跟老馬一樣大的啊,都是沙場老兵了,不是什麼菜鳥。現在連針都沒扎進去。怎麼止痛?

你這腰部肌肉痙攣太厲害了,扎不進去。針灸科醫生停了下來,轉頭跟老馬說。

那就可惜了,沒辦法用針灸止痛。老馬舒了一口氣說,心裡想,藥物還有大把,實在不行就用其他止痛藥試試。

針灸科醫生頓了一下,仔細看了患者雙側腰背部,嘀咕了一句,患者腰痛該不會是區域性肌肉痙攣導致的吧。

不會吧.....老馬接了一句。CT可是看到明顯的結石哦。

我也是隨便說說而已,以前也見過腰部肌肉痙攣引起疼痛的。針灸科醫生說。

他這句話,讓老馬陷入了沉思。

這時候CT結果也回來了,除了左側腎臟幾個小石頭,其他問題都沒發現,右側腎臟沒石頭,肝膽胰脾都是正常的,血管也沒栓塞。

規培醫生也把抽血結果拿過來了,說老師,患者除了血鈣低一點,其他的沒有異常,血常規、肝腎功能、凝血指標都是正常的。

老馬似乎聽見了什麼噩耗一樣,臉色大變。

隨機緩和下來,指著患者的右側腰部說,我可能知道他腰痛的原因了,陳醫生(針灸科醫生)你說得對,他的腰痛可能真的跟肌肉痙攣有關。

針灸科陳醫生謙虛地說,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一切還是馬醫生你這邊綜合評估,說錯了我不負責的啊,哈哈。

老馬連忙說不不不,你說得有道理,他這個腰痛啊,應該是先有腰部肌肉痙攣,後有腰痛,而不是反過來,我一直以為是他先有腰痛,才有痙攣,我這個思路錯了。

老馬直接在病人面前承認了自己的思路錯誤。

這讓規培醫生很驚訝。

老馬接過化驗報告,血鈣只有1.7mmol/L,正常2.25mmol/L-2.75mmol/L,患者血鈣這麼低,隨時可能引起肌肉痙攣了,甚至會有手足抽搐,嚴重的還可能引起心律失常。老馬說。

血清中鈣離子是很重要的,維持細胞活動,如果鈣離子低,會出現一系列異常,我猜患者的腰部肌肉痙攣跟這個有關。

要驗證這個很簡單,我只需給他注射10ml葡萄糖酸鈣,看半個小時就可以了。老馬似笑非笑地說。

針灸科陳醫生收拾了裝備,告辭了。老馬非常客氣地送他出門。

朱先生腰痛依然劇烈。

老馬找來護士,口頭下了醫囑,靜推10ml葡萄糖酸鈣。

朱先生坦然接受了這一切。

這次終於顯神功了。

靜推葡萄糖酸鈣不到30分鐘,僅僅是15分鐘左右,朱先生腰痛大為好轉。終於露出了笑容。

老馬查看了他的腰部,肌肉痙攣已經基本消失。

這就證實了,葡萄糖酸鈣是有效的,低鈣血癥很有可能就是引起腰痛的主因,只要把鈣離子補充足了,肌肉痙攣就緩解,疼痛自然減輕。

為什麼朱先生會有低鈣血癥啊?

這是引出的第二個大問題。

朱先生說半年前做了甲狀腺切除術,老馬一早也得知了這個訊息,當時沒有多想,但現在回想起來,有可能是當時手術的時候誤傷了甲狀旁腺,甲狀旁腺,顧名思義就是定居在甲狀腺旁邊的腺體,醫生切除甲狀腺的時候,極個別情況是可能損傷甲狀旁腺的,損傷甲狀旁腺的後果,就可可能導致低鈣血癥。要知道,甲狀旁腺分泌的激素就是調節鈣磷平衡的。

這也是猜測而已,沒有證據。

第二天朱先生再次發生了腰痛,但程度不如之前劇烈。值班醫生繼續給用了一針葡萄糖酸鈣,5分鐘就緩解。

複查的血鈣已經升至2.1mmol/L。

把血鈣補充至正常後,朱先生沒有再發生腰部疼痛。

進一步去內分泌科診治了。

後續如何,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朱先生的這個腰痛,一開始以為是腎虛,後來發現腎結石,以為是腎結石,其實根本就不是腎結石引起的腰痛。腎結石是剛好的,很多人都有腎結石,但不一定有腎絞痛、腰痛。針灸科醫生髮現患者腰部肌肉痙攣非常明顯,連銀針都扎不進去,才想到會不會是痙攣導致的疼痛,而不是疼痛導致的痙攣。最後發現患者血鈣低,才聯想到是不是低鈣血癥導致的肌肉痙攣。

撲朔迷離,最終找得真兇。

低鈣血癥會有很多病因,也會有很多症狀。低鈣血癥是指血清蛋白濃度正常時,血清鈣濃度低於2.25mmol/L,一般發生在甲狀旁腺功能受損、急性重症胰腺炎、壞死性筋膜炎、腎衰竭、消化道瘻的病人,主要表現為口周和指(趾)尖麻木及針刺感、手足搐搦、腱反射亢進,甚至發生呼吸困難、昏迷等。

治療的關鍵,是找到背後的病因。

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