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健康

她說丨牢記使命,27年初心不改

2021-06-25 16:56:18健康

文丨陳明豔

時隔27年,樊利春依然忘不了與海南結緣的那個夏天。

剛從同濟醫科大學婦幼衛生專業畢業的西安姑娘,正處在一生中的黃金時代,那時的她遠沒有如今這般沉穩持重,二十幾歲的身體裡湧動著豐沛旺盛的精氣神,翻滾著對未知世界永無止盡的好奇心,她也有很多在旁人看來是「不著邊際」的理想,在她模糊的理想版圖中,海南這個小小的南部海島是「神秘的」,那裡有什麼風景,生活著一群什麼樣的人,對她而言都是未知。

到更廣闊的天地去!到神秘的天涯海角去!一種強烈的渴望慫恿著她作出了「任性」的決定,千里迢迢,翻山越海,穿越大半個中國共赴天涯海角之約。當時她的想法也簡單,就是想「去看看」,而那時的她或許也沒想到,這一留,就是27年。

紮根

彼時,海南建省不過6年,百業待興,樊利春描繪了當年她看到的景象:「我來的時候,海南省婦幼保健院連病房都沒有,開病房的時候,我還記得有老職工穿著塑膠鞋用水沖刷地板。院裡沒有手術室,有些手術只能在產房裡做,條件相當簡陋。」「神秘的」海南島逐漸在她面前顯露真容,與理想有不小的差距。

來到海南的前幾年,樊利春幾乎踏遍了海南各個鄉鎮,憑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韌勁走遍了交通閉塞的山山水水,先後參與或主持完成全省「5歲以下兒童死亡監測」「孕產婦死亡監測」「出生缺陷監測」「5歲以下兒童營養不良監測」「高危孕產婦監測」的實施和管理,對於各地的醫療衛生情況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當時調查發現,海南的住院分娩率比較低,農村的孩子在村裡面出生,用竹片割斷臍帶的事情時有發生,新生兒破傷風發生率比較高。」樊利春不無遺憾地說道。

樊利春在三沙永興島為群眾解讀體檢報告

女性柔軟的天性,以及醫者仁心融入了對這片土地更加深沉的情感,婦女們勤勞樸實的面容,孩子們可愛溫暖的笑臉,以及那些產房裡發生的人間悲劇不斷交織於心,樊利春開始不停思考:作為一個婦幼衛生專業工作者,我能做些什麼?

「瞭解越深,越會對她們產生同理心,慢慢把心思沉澱下來,不斷思索如何解決問題,這時候,寫方案、寫評價、開研討會、翻閱資料……這些看起來十分枯燥繁瑣的工作,都變成了理所當然。」樊利春如是說。

二十多年過去了,在政策的大力支援下,在樊利春等廣大醫療工作者日復一日的努力下,海南孕產婦住院分娩率持續提高並穩固在99%以上,孕產婦死亡率、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持續降低,樊利春感慨道:「新農合覆蓋以及生育保險住院分娩報銷後,基本沒有孕產婦在家生孩子了,醫院對生產過程的幹預避免了很多悲劇。」

理想

談及理想,樊利春沉吟片刻,說道:「‘母親安全,兒童優先’,這個宗旨貫穿了我整個職業生涯,我所有的工作都在為它服務。」

正如魯迅所說的: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樊利春說:「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我認為很重要。如果有人反映,哪個產房不夠規範,哪個方案做得不夠好,哪次督導做得不到位這些問題,你認為與你不相干嗎?可能你身處城市,但你覺得一個村莊發生的事情與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嗎?」為了實現理想,她時常如此鞭策自己,也用於勉勵員工。

對於普通觀眾來說,《生門》只是一部紀錄片,講述的是產科病房裡形形色色的故事,而對於樊利春來說,《生門》裡面的每一幕都能在她的工作中找到對應的場景,沒有拍攝,沒有NG重來,這就是真實的人生,生命失去的溫度也不會重新回暖。

「當媽媽的過程真的是非常偉大,可以說是要把女性重新塑造一遍,沒有經過分娩痛的人怎麼能夠理解,一個女人需要經歷什麼才能成為一個母親。我希望海南的女性朋友可以過得輕鬆一點,自在一點。」

當前,為了減輕孕產婦分娩時的疼痛,以及降低孕產婦的恐懼感,海南正在推行鎮痛分娩,樊利春說道:「鎮痛分娩可以降低疼痛級別,而且經過長期的醫學觀察,並沒發現會對嬰兒產生副作用,目前我們院的鎮痛分娩率已達到50%,我們的目標是達到80%,讓更多母親生育時輕鬆一點。」

與此同時,樊利春同樣深刻地認識到,在生育的鏈條上,想要減輕女性的負擔,醫療技術只是其中一環,她呼籲:「哺育下一代是社會共同的責任,母親孕育下一代,孕育未來的希望,基於生理條件的不同,我覺得社會對女性、對母親要有更多關愛和理解,不能將生育的風險都轉嫁到女性身上。」

理想支撐著她走得更遠,理想也讓她的生命體悟更加豐滿。產房之外,形形色色的人間悲喜劇不斷上演,樊利春講述了一個讓她印象尤其深刻的細節:一位母親特地從外地趕來探望產婦,走進病房後,第一件事不是像其他人一樣,帶著好奇心圍著剛出生的小寶寶轉,而是伸出手撫摸生產過後神情憔悴的女兒說,你辛苦了。「母愛是人一生中寶貴的財富,人終其一生,都在被這份無私的愛滋養著。」樊利春說。祖孫三代,代代相傳,她總是能從這些尋常的細節裡看到生命的延續與愛的傳承。

「人情社會中,時常會有人囑託我,希望多多關照,其實作為醫生,我們會平等對待每個孩子,我們希望每個孩子都健健康康地成長。」樊利春是一個醫生,同時也是一個母親,工作中最開心的事情,就是給小寶寶們測量身高和體重,對著孩子的父母說:「你們養得非常好,孩子長得很好,很健康。」看到父母們臉上露出的笑容,她也由衷感到心情愉悅。

力量

儘管經過27年的不懈努力,憑藉出色的工作成績,樊利春已經成為海南省婦女兒童醫學中心的院長,成為帶領一個龐大的醫療團隊前進的主心骨,然而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卻是不顯山不露水,徐徐迂迴,女性溫柔而堅定的力量別具魅力。

提及「婦女兒童醫學」,不少人都會想到林巧稚先生,樊利春的工作性質與林先生有相通之處,當提起這位「萬嬰之母」時,樊利春表現出了極高的敬意,「林先生是一個偉大的人,她將一生都奉獻給了醫療事業,我甚至都不敢將之視作榜樣。」

「了不起的女性!」身處與女性打交道較多的行業之中,樊利春時常發出這樣的感慨。

樊利春說,她看到過很多女性同事在平凡的日子裡賦予了醫生這份職業不平凡的意義,加班直到深夜的醫生和護士,哺乳期間,帶著擠奶器下鄉進行基層指導的女性員工……這些女性各自有家庭,在各自的崗位上兢兢業業,都是值得她學習的榜樣。

她時常有一種時間緊迫感,醫學行業是一個不斷更新的領域,稍有懈怠便有可能落後於時代,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樊利春仍需要抽出時間充電學習,每週給自己安排接診任務,並及時翻閱資料跟上行業前沿動向,她感慨道:「成為院長後,提升業務能力的時間倒是減少了很多,不過為了讓自己跟上時代的發展,跟上團隊的腳步,及時充電是必要的。」

以榜樣為力量,肩負使命,緊扣時代脈搏,堅定理想信念,27年初心不改,向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