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鍛鍊

如何把瑜伽哲學融入體式教學「亞太瑜伽學院」

2019-12-27 13:34:52鍛鍊
如何把瑜伽哲學融入體式教學「亞太瑜伽學院」

瑜伽老師都會關注 亞太瑜伽

很多瑜伽體式都是某種哲學觀點的現實體現,當我們帶著清晰的認知去習練時,它將不再是一種簡單的動作重複。

提起「哲學」一詞,很多人都會生出一種「廟堂之上」的仰視感,認為那都是哲學家及專業學術人士在做的事。

相對於體式,哲學離我們太遠了,因此受到的關注更低,瞭解或感興趣者極少。但對習練瑜伽的我們來說,其實哲學離我們很近。

「瑜伽哲學」甚至存在我們每天的基本習練中,只是我們對此或許還缺乏清晰的認知。當我們在體式中尋求平衡時,我們在實踐、探索關於平衡的哲學;當我們克服恐懼完成似乎不能完成的體式時,我們完成了「勇氣」的哲學實踐……

很多的瑜伽體式都是某種哲學觀點的現實體現,當我們帶著清晰的認知去習練時,它將不再是一種簡單的動作重複。

讓我們看看艾揚格大師的弟子、牛津智者Richard Agar Ward老師是怎樣把哲學融入到體式裡的。

山立式:連線體式裡的「WiFi」

在每一個體式,你都可以營造一個很好的「網路」,就像身體裡有一個永恆的「WiFi」,如果你現實生活中,你手機突然連不上WiFi,沒有了網路,你就沒辦法刷屏了。

在山式站立裡,觀察自己大腳趾球骨的內沿,就是拇指外翻會突出來的那個地方。大腳趾球骨需要更加接近地面,這能幫助你更好地營造體內的「WiFi」,比如,現在當手臂上舉時,大腳趾外沿又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往上了?當大腳趾球骨邊緣下壓,你的腿又發生了什麼?兩條腿是不是激活了?調整大腿和小腿讓它們對稱,骨頭也會往後移,你也會感受到大腿後側的皮肤了。

如果你「WiFi」訊號強的話,那它就能到達你身體更遠的地方,如果太弱,那就容易受到幹擾。初學者對身體做一件事情,那可能就只有一件事情發生,但是通過練習,這種內在的聯結,也就是你「WiFi」的訊號就會變得更好。

我們要朝更好的聯結去努力,你會發現大腳趾的外沿與你胸腔擴充套件的關係,這就是內在的網路,當你做一個動作的時候,會牽連很多其他反應產生,然後身體又會作用於意識和呼吸。

巴拉瓦伽式:修習與不執,是一起練習的

當你剛開始練習並且從中獲益的話,熱情自然就會產生,可能你會帶著高度的熱情持續練習幾個月,但慢慢的,你的熱情就冷卻下來。

你一開始快速地進步,接著練習就進入了沉澱期,有些人可能就會沒了進步,這感覺就像卡在了某個地方,但其實練習就是從這裡開始。因為修習和不執是在一起練習的。

艾揚格大師說習練是一種沒有帶著任何渴望的奉獻,不執著的意思是讓你從這種熱情中獲得自由。當體式是不費任何力氣去完成了以後,你的意識就會消融,修習和不執相互交融,最終達到的是獲得自由的狀態,那也就是冥想狀態的開始,問題就是你如何在練習中達到這樣一種狀態,對於我來說,就是扭轉的練習,你能自己感受到,這種練習也能引領你。

以扭轉體式為例,是不是有這種情況,好像你還沒完全進入就想快點出來,是不是覺得過了一會兒你就覺得這個體式你自己已經到極限了?

如果身體在一個打結的狀態時,它很難獲得持續的進步,在你感覺體式費力的時候,你就沒有辦法創造出潛力。最終你就只是在渴望或期望做到,那我們應該怎麼做,我們可以在把自己捆起來之前,先解開。

所以做法就是先把身體層面的做功減少,呼吸和意識層面的做功增多,少用身體層面去練習,要不然你想進入這個體式,你就會覺得你要把身體敲碎了才行。多使用意識和呼吸,然後你就可以達到我剛剛所說的狀態,這個練習就能把不執著帶到習練裡。去觀察這個體式帶給大腦層面的影響,你首先感覺到的是安靜,不執著就自然產生了。

下犬式:體式的穩定是什麼,是剛剛好

《瑜伽經》中提到體式應是穩定的、舒適的,那麼體式的穩定是什麼,這個概念就是穩定、安靜,做功,但不是費力地靠身體去幹些什麼,但又不是什麼都不幹。例如一個陶藝家用手去捏造罐子,如果陶土不夠緊實,太稀的話,陶土就會散,但如果太硬,那也沒辦法塑形,有可能就會裂,所以所謂的收緊,是你能夠控制的。

在你的個人練習中,任何時候你都是藝術家,哲學家,科學家。在下犬式中觀察,去「測量」你的四肢,去感受它是過度收緊還是剛剛好。把腳收的很緊很硬,去想象你的腿變成鋼筋和石頭。現在讓你的腿變得很柔軟,像按摩一樣放鬆,裡面有舒適嗎這就是你們平時練習的狀態。很多初學者的狀態都是這樣,如果你覺得體式中的穩定舒適沒有了,你得找到這兩者之間的狀態。如果你有疑問,就去嘗試。

感謝大家的關注和分享,

如有任何需要了解的瑜伽知識,

大家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亞太瑜伽」留言,

我們會盡快分享的,